兩人又是在天空中展開游斗。只不過這次角色調換了過來。是周博追趕著楚靈。這不禁讓許多觀眾嘖嘖稱奇。而貴賓席上的武海生在看到這一幕之后。心生驚訝。又想到剛才火球忽然間就爆炸了。便趕忙問向羅蜃:“羅蜃大哥。那小子剛才使出的也是縛氣功法嗎。”

  “嗯。不錯。”羅蜃微笑著點點頭。然后看向一旁解釋道:“武將軍。這縛氣功法真正的厲害之處并不是可以憑空飛行。而是能隨意聚集空氣。然后將它們釋放出來。以此來形成一種無形的能量沖擊波。”

  “聚集空氣……”武海生小聲念道。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神奇的功法。很感興趣。不禁對周博更加的好奇。

  而羅蜃此時則看向了坐在觀眾席前排的同青門。看到郭老正微笑的看著場上。一副非常隨意的表情。絲毫不擔心場上。看到這。羅蜃不由深吸了一口氣。輕聲喃喃道:“郭谷子。你究竟還教給了他些什么。”

  其實不是郭老不擔心。而是他看到周博將自己教給他的東西全都施展到了極致。心里非常欣慰。這就好比自己的付出有了收獲似的。其實最后能不能擊敗楚靈倒是次要。關鍵是周博真正將自己教給他的功法學透徹了。這也就夠了。

  回到場上。這時楚靈已經將四顆火球凝結好了。都是明晃晃的漂浮在她的身前。而她也自然停下了逃跑。就這樣立在空中等待著周博的到來。

  看到四顆火球已經成形。周博在心中暗罵自己一聲。剛才可以說是攻擊楚靈的最好時機。現在眼看四個火球都已形成。自己可真是有些棘手了。而正當周博暗自后悔時。忽然楚靈便催動著一顆火球攻了過來。見此。周博也不閃避。揚起手中的縛氣彈便扔了過去。

  縛氣彈不偏不倚的與火球相撞。發出了一聲震耳巨響。楚靈看到自己的火球又一次無緣無故的爆炸。心中忽然一驚。她終于反應過來不是自己控制不好那火球才會爆炸。而是周博搞的鬼。

  這時。楚靈忽然一愣。因為她想到自己以前見過這種攻擊。那就是曾經遇見的那個周博。想到自己一年前在八歧焰群山的時候。周博就是用這種類似于氣功的奇怪功法擊傷自己。而這個周俱竟然也是會使用這奇怪的功法。這讓楚靈也是有些不知所措。

  青色的火焰、縛氣功法、風速拳還有一樣冰涼的眼神。周俱身上的這幾樣東西與那個周博太像了。這讓楚靈一時間忘記了攻擊。就這樣停在半空中一動不動。

  當初她在凡藥山見到周博擊殺代晉的時候就很懷疑。現在看到周博竟然是會使用這縛氣功法。楚靈心中忽然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這個周俱該不會就是周博吧。”但是這念頭剛剛閃現出便是被否定。因為兩個人長得一點都不樣。又怎么可能是同一個人呢。

  周博這時很奇怪楚靈為什么會立在半空一動不動。但他也不打算去想。因為這可是天賜的好機會啊。沒有一絲一毫的遲疑。周博腳下猛的一爆。身形便朝楚靈急速飛去。同時還將左手抬高。準備給楚靈重重一擊。

  楚靈這時心里正泛著嘀咕。迷迷糊糊的就看到周博已經攻了過來。全身一震。下意識的就驅動胸前的一顆火球攻向周博。看到這。周博不由再次暗罵自己一聲。剛才要是速度能再快點就好了。眼見火球降至。周博左手猛地一揮。便將最后一記縛氣彈扔了出去。只聽又是一聲巨響。火球再一次爆炸變成無形。

  這次周博可真是有些害怕了。不但左右手都已經沒有縛氣彈。而且自己還這樣暴露在空中。看向楚靈。此時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如果現在她朝著自己攻來一顆火球的話。拿可就慘了。想到這。周博便向后退一下。想與楚靈拉開一些距離。但這時。他忽然聽到楚靈疑惑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周博。”

  聽此。周博心里雖然驚訝。但是也料想到自己使出這些功法。楚靈應該能猜出來自己的身份。但是他并不答話。只是將兩手背后。開始迅速的再次聚氣。

  “你……你是周博嗎。”楚靈見身下的周博不說話。又是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如果再不回答楚靈的話。周博害怕她會直接再催動火球過來。現在他要的就是拖延時間。想到這里。周博輕輕皺眉。才說:“我不認識什么周博。我的名字叫周俱。”

  “可是……”楚靈還是有些懷疑。如果不是同一個人的話。怎么招式竟會如此相像。并且那雙冰冷的眼神也是如斯的熟悉。而她剛欲再問。就忽然聽到周博又是說道:“楚靈。你可能會覺得我很眼熟。那是因為兩年前在司空城的決斗場上。你我曾經打斗過。”

  聞言。楚靈稍微一怔。然后忽然像是回想到了兩年前的事情。神情一松。這才恍然大悟的說道:“哦。我想起來了。原來你就是那個手下敗將。”

  聽到手下敗將四個字。周博感覺非常的刺耳。眉頭不由得一皺。此時他感覺縛氣彈已經差不多聚好了。便是重新抬起頭對楚靈說道:“楚靈你不用太狂妄。今天我一定會將那天所受的恥辱還給你的。”

  “哼。只怕你沒有那個本事。”楚靈冷冷說道。同時再次揮舞兩手來控制身邊的兩個火球。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攻來。

  她現在已經不再懷疑周博的身份了。因為她已經將周博認定為兩年前見過的那個周俱。那么自己感覺熟悉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再說了。她認識的周博在半年前就已經進入了那九柱禁陣里。又怎么可能會活著從里面出來呢。

  當即楚靈也不多想。直接就指揮兩個火球攻向周博。感受到一陣熱浪襲來。周博也是忙伸出兩手。并將兩團縛氣彈扔了出去。于此同時。他心中忽生一計。腳下一爆便是朝著楚靈飛去。

  “砰。砰。”

  火球又是飛至半空便詭異的爆炸開來。見此。楚靈知道又是那奇怪的氣功搞的鬼。趕忙向后退去。想要閃躲漫天飛舞的火焰。

  但楚靈只是剛剛退后了一米的距離。就驚訝的看到前方紅火硝煙中。周博忽然從里面沖了出來。楚靈暗叫一聲不好。但周博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還沒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了楚靈身旁。一拳打中了她的腹部。

  楚靈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被周博一拳打中。直接倒飛了出去。身體碰到武海生布下的結界后才狼狽的停下來。而這一突發狀況也讓在場的所有觀眾倒抽了一口涼氣。也許都是驚訝于周博竟然能打中楚靈吧。

  這時兩人都是緩緩落地。周博因為在剛才打斗中都是在使用縛氣。所以并沒有耗費多少靈力。而楚靈則是被周博一拳擊中。面色上顯得有些難看。單手捂住腹部。冷冷的盯著前面的周博。

  “這是你逼我的。”楚靈并沒有像周博所想的那樣瘋狂的進攻自己。而是迅速打開納物環。從里面拿出一條紅色絲巾。

  看到那紅色絲巾。周博當然便愣住了。因為他認得這絲巾名為紅韻綾。可是一件不折不扣的仙器啊。

  當楚靈拿出紅韻綾的那一刻。周博就感覺自己心臟停止了跳動。這可是仙器啊。根本就不是修真界的武器。而楚靈是半年前在八歧焰群山的火心界里。從她母親蕓苒的尸首那里得到的。現在過去了半年時間。難道說楚靈已經學會使用這紅韻綾了嗎。

  周博不敢再往下想。忙從冰凝環里拿出三顆復靈丹塞進嘴里。先是咬爛一顆恢復一下剛才受損的靈力。然后剩余兩顆是準備一會打斗時的不時之需。現在楚靈被自己逼到使出絕招。想必等會打斗一定會無比慘烈。

  而賽場外的觀眾在看到周博竟一拳打中楚靈。并將她從天上擊落下來之后。全都發出一聲驚呼。恐怕現在再沒有一個人懷疑代晉的死。因為從剛才周博的表現來看。他確實有這個實力。

  “楚靈竟然被那周俱逼得使出紅韻綾。看來這小子要遭殃了啊。”身在貴賓席坐著的羅蜃在看到楚靈拿出紅韻綾后。便感慨的說道。而后。他又看向前排的楚焜。疑惑的問:“楚焜。我聽說東然和蕓苒的尸體是楚靈在八歧焰群山的火心界里找到的。我很好奇。他們怎么會到那里去的。”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楚焜聽到這個問題表情變的很尷尬。支支吾吾的解釋道。見此。羅蜃冷哼道:“哼。莫不是你將他們引到那里去的。”

  “師叔冤枉啊。”楚焜頭皮一陣發麻。慌忙轉身解釋道:“東然他是我的親哥哥。蕓苒又是我的小師妹。我怎么可能加害他們呢。”

  看到楚焜如此極力否認。羅蜃忽然嘆了口氣。緩緩說:“是不于是現在已經不重要了。你現在既然已經當了丹仁宗的宗主。就別再動那些花花腸子。好好的領導丹仁宗這才是正事。”

  “弟子謹記師叔教誨。”見羅蜃不再詢問那些事情。楚焜終于是松了口氣。

  這時。一旁許久不做聲的莒宗明忽然開口問道:“這個紅韻綾。難道是丹仁宗蕓苒使用過的那件仙器。”聞言。羅蜃輕輕點點頭。說:“不錯。這紅韻綾確實是蕓苒留下來的。而且楚靈就是蕓苒的女兒。”

  莒宗明恍然大悟。同時有些失望的感慨道:“這樣一來。比賽應該很快就結束了吧。”

  回到場上。周博見楚靈已經掏出那六米紅韻綾。只見它紅色如火。薄如輕紗。此時無風飄浮。此時正在楚靈的身上來回的環繞著。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會以為那紅韻綾是一條紅色的蟒蛇呢。而楚靈也在這一條紅韻綾的襯托下。更是透出一股仙女氣質。讓人不敢直視。

  周博口含兩顆復靈丹。兩手也早就聚滿了縛氣彈。現在看到楚靈站在那里冷冰冰的盯著自己。他就有些沉不住氣了。暗喝一聲。便猛地爆步直沖過去。見此。楚靈閉上兩眼。暗念口訣。突然。那本來隨意飄浮紅韻綾像是活了一樣。竟然迅速的將楚靈松弛的包裹起來。雖然中間都留有縫隙。但此時的楚靈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紅色的木乃伊。非常詭異。

  周博依舊沒有減速。眼看就要來到楚靈身邊。而這時。透過紅韻綾的縫隙。周博忽然看到楚靈冷若冰寒的眼眸。在那眼里。好像沒有一絲的生氣。只有對將死之人的憐憫與可憐。

  看到這。周博心中忽然閃過一絲恐慌。但就在這時。他忽然看到楚靈騰地一聲飛向空中。

  就在這時。周博忽然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在急劇升高。連周圍的水紋結界都開始泛起了波動。看樣子像是被煮沸了似的。這讓周博不覺得有些驚訝。忙朝天看去。這才發現圍繞在楚靈身體上的紅韻綾此時光芒大盛。散出奪目的紅光。想來這應該就是溫度上升的根源。但因為有些忌憚紅韻綾仙器的名頭。周博并不敢沖上去。只是站在原地這樣觀望著。

  突然。紅韻綾開始圍繞著楚靈旋轉起來。速度由慢變快。還不等周博有所反應的時候。他就看到從那紅韻綾的表面冒出絲絲火絲。好像是摩擦空氣所產成的火花一樣。不但如此。紅韻綾在開始旋轉以后。場內的溫度便再次急劇上升。竟然比剛才還要熱上一倍。

  因為有水紋結界的阻隔。所以觀眾并不知道場內具體是什么情況。但當他們看到水紋結界開始劇烈的波動以后。人群便開始騷動起來。他們是害怕趙陽昊與程焱俊打斗的那一幕再次重演。要真那樣可就糟了。這不。現在已經開始有許多人開始離席。慌慌張張的離開這煉藥場。

  看到這。羅蜃迅速對一旁的武海生說道:“武將軍。麻煩你再布下一層結界。我怕這仙器威力太大。一層結界會支撐不住啊。”

  武海生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后迅速飛離坐席。轉眼便來到了場邊。只見他兩手快速伸出。低吼一聲。兩股一米直徑的湛藍色液體便憑空出現。不敢遲疑。武海生兩手急速一揮便將這液體扔入面前的水溫結界上。

  那兩團液體剛一觸碰到結界便是被吸收個干凈。而結界此時像是一下子得到了補給。也是停止了波動。看來一切都已經恢復了正常。而那些已經離場的觀眾看到這以后。也是迅速回到座位上。繼續觀看這場精彩的比賽。

  此時結界內的情況可不比外面那么樂觀。溫度已經上升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周博身上的衣服都快要自燃了。這讓他有些擔心臉上的化容面具會不會也被燒著。用手摸了摸。發現還是非常冰涼。這才放下心來。

  周博因為曾經被古洛強迫吸收過翱陽炎汁。所以這點溫度對他來說并不算什么。他現在唯一擔心的是這紅韻綾究竟會發動什么樣的攻擊呢。

  :。: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