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刑紀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死不回頭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死不回頭

  在等什么,無咎沒說。

  不過,有他坐在雪嶺上,守著元栗谷,倒也使得神族不敢輕舉妄動。

  卻如萬圣子的猜測,應該是元會量劫將至,神族只想確保玉神殿不失,索性困住元栗谷,困死原界家族。故而雙方暫時的相安無事,或許意味著更大的變數。至于真相如何,一時無從猜測。

  而接下來的幾日,五百里外的雪原上,聚集的神族弟子愈來愈多,且不再遮遮掩掩。那混亂的人影、獸影,像是成團的烏云游蕩在風雪之中。

  無咎依然盤膝坐在雪嶺上,手中拿著一枚玉簡,兩眼半睜半閉,仿若入定的模樣。

  萬圣子坐在丈余遠外,東張西望。

  頭頂的禁制,朦朧不清。

  他抬手一指,禁制顫動,積雪飄散而去,遠近的景色一覽無余。

  而所在的雪嶺,僅剩半截,四周盡是厚厚的積雪,便是元栗谷也似乎消失無蹤。

  一場持續數月的風雪,掩埋了荒野、河谷、丘陵、山地,唯有各地的高峰突兀存在,卻也變成冰峰、雪嶺,如同一道道猙獰的利齒,聳立在寒煙漫卷的雪原之上。

  萬圣子目睹著荒涼的景色,已沒了興致,卻又神色一凝,驚訝道:“咦,神族要干什么?”不待回應,他又道:“人愈來愈多,怕不有百萬之眾,且并無停歇的勢頭,天吶……”

  無咎睜開雙眼。

  萬圣子猜測之際,被他自己嚇了一跳,連連搖晃腦袋,白胡須左右搖擺。

  “玉神七郡傾巢而出啊,如此百萬之眾,不用攻打,一人一腳,便足以踏平元栗谷……”

  無咎早已發現了遠處的異常,他沒有吭聲,只是皺起雙眉,眼光中閃過一絲疑惑與焦慮之色。

  接連多日以來,神族雖然沒有攻打元栗谷,而聚集的人數愈來愈多,如今已達百萬之眾,且后續者源源不斷。若說七郡傾巢而出,一點也不為過。

  這是要干什么?

  此前垓復子的許諾,只是緩兵之計?一旦他召集了足夠的人手,憑借強大的陣勢,便可輕易踏平元栗谷,滅了原界家族?

  “東南西北,人山人海,憑借戰車,難以穿越……”

  萬圣子伸手示意。

  無咎卻又緩緩閉上雙眼,似乎眼不見、心不煩。

  “哎呀,你小子倒是沉得住氣!”

  萬圣子無奈搖頭,也無計可施,只得再次抓出酒壺,一個飲著悶酒……

  轉瞬之間,又是幾日過去。

  幾道兩道人影穿過雪原,落在雪嶺之上。

  “無先生,萬祖師!”

  是虞青子、盧宗與幾位原界的飛仙高人,皆神色疲憊,而兩位家主卻如釋重負道

  “忙碌至今,總算是大功告成……”

  “豐家主有請”

  無咎撤去禁制,站起身來。

  “大功告成?”

  萬圣子顧不得多問,提醒道:“短短數日,人又多了,豈止百萬啊……”

  短短數日,遠處聚集的神族弟子已超出百萬之數。而隨著人數的增加,圍困的陣勢也從五百里逼近到了三百里。照此下去,用不了幾日,神族便將逼近元栗谷,一場大戰或將隨時爆發。

  無咎沖著遠方投去一瞥,飛身躍下雪嶺。

  穿過雪原、冰穹,便是元栗谷,

  洞府門前的山坡上,早已是人群聚集。其中不僅有豐亨子、玉真人,也有二十多位原界的高人,以及夔龍衛的兄弟們。

  “無咎老弟!”

  豐亨子出聲召喚,眾人也紛紛舉手致意。

  無咎與萬圣子、虞青子、盧宗從天而降。

  “豐家主?”

  無咎落下身形,顧不得寒暄,微微一怔。

  豐亨子相貌蒼老,似乎沒有變化,而他的修為,僅剩下人仙二層,變成了修仙的晚輩。他卻渾然不覺,舉起一個納物戒子,欣慰道:“我原界的數千高手,忙碌了一個月,煉制了三萬枚震元珠,悉數在此”

  “哦,你在等待震元珠,竟有三萬枚之多?”

  萬圣子恍然大悟。

  人群中的玉真人,似笑非笑道:“難怪各家高人閉門不出,原來如此,我卻毫不知情……”

  萬圣子隨聲說道:“嗯,老萬也不知情呢,又能怎地?”

  “呵呵!”

  玉真人無言以對,干笑兩聲。

  無咎走向豐亨子,接過戒子,點了點頭,轉而看向眾人,出聲道

  “諸位,元栗谷地界已聚集了神族的百萬之眾。垓復子雖有許諾,你我留在此地,雙方相安無事,卻輕信不得。如今神族已蠢蠢欲動,形勢愈發的兇險。故而,本先生決斷,明日棄守元栗谷,前往赤蛟郡!”

  玉真人突然擺了擺手,質問道:“你如何穿越結界,僅憑震元珠?即使你如愿以償,兩萬原界同道如何突破百萬重圍?還有普重子的修為強大,他與赤蛟郡參與圍攻的后果你想過沒有?而青龍郡也同樣的戒備森嚴,屆時九郡齊聚,豈止數百萬眾,你又如何應對?沒有十成的勝算,你此行與送死何異?”

  且不管他有何居心,他的質疑卻道出了各家高人的擔憂所在。無論是樸采子、沐天元,或虞青子、盧宗,皆齊齊的看向無咎,指望他釋疑解惑。即使豐亨子也伸手拈著銀須,臉上透著一絲迷茫之色。

  無咎卻淡定自若,不容置疑道:“本人還是那句話,道阻且長,行則將至。諸位……”

  仙道之難,難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行則廢。如今的玉神界之行,又何嘗不是如此。

  萬圣子瞪起雙眼,不耐煩道:“無先生不必??攏?芟鋁睿??舨淮櫻?靼蔡烀? ?/p>

  他的各安天命之說,便是不再過問原界家族的生死存亡。

  豐亨子適時出聲道:“老弟,下令吧!”

  無咎摸出幾枚空白玉簡,又拿出幾個戒子,默默凝神片刻,然后吩咐道:“龍兄、夫兄帶著夔龍衛的兄弟們,協助原界突圍,樸家主、沐家主,擔當開路重任;虞、盧等各位家主,隨行斷后!”言罷,他將玉簡與戒子扔了出去。

  眾人接過玉簡與戒子,紛紛舉手領命。

  卻聽玉真人再次質疑道:“且不說無咎兄弟的計策如何,而各位家主又是開路,又是斷后,你豈能無所事事呢?本人修為尚可,也不甘袖手旁觀……”

  他話音未落,無咎淡淡一笑

  “既然玉兄參戰心切,便隨我前去攻打結界,明日清晨動身,切莫錯過了時辰!”

  “啊……”

  玉真人始料不及。

  無咎不再多說,轉身離去。

  萬圣子緊隨其后,悄聲道

  “三萬枚震元珠呢,切莫忘了老萬的好處……”

  ……

  洞室內。

  冰靈兒猶自端坐,察覺動靜,回頭一瞥,撅著小嘴,話語埋怨

  “數日不見,你去了哪兒呀?”

  “我怕耽擱了震元珠的煉制,守在谷外……”

  “即便如此,你也該知會一聲,以免靈兒牽掛,是也不是?”

  “是、是……”

  無咎歉然一笑。

  而冰靈兒不緊不慢的教訓了一句,竟轉過身去,繼續繡著她的雪蓮花。

  無咎還想安慰兩句,只得作罷,聳聳肩頭,然后盤膝坐在榻上,暗暗松了口氣。

  此前的感悟很有道理,人會變的。也就是說,人的心境與眼界將會隨著歲月與閱歷的變化而變化。尤其女人,一旦情有歸宿,便本性盡顯,雖也多了小女兒態,卻也多了溫馨,與生命相依的羈絆。

  而之所以拋下冰靈兒,守在谷外多日,便是為了原界的高手,能夠全力以赴煉制震元珠。如今終于大功告成,恰逢神族已蠢蠢欲動,又該到了啟程的時候了。而啟程在即,路在何方呢……

  無咎看著冰靈兒的背影,稍稍舒緩的心頭幽幽一緊。

  帶著兩萬原界修士,沖破百萬重圍,強行打破結界,再前往赤蛟郡,穿越青龍郡,最終抵達玉神殿。如此一條瘋狂之路,莫說玉真人的質疑,各家高人的擔憂,即使他無咎也被那重重險阻壓得透不氣來。而他依然執著往前,因為他與原界,早已沒有任何退路。哪怕此行只有一成的勝算,他也無怨無悔、寧死不回頭。

  無咎的劍眉聳動,雙眸閃爍,翻手拿出一枚圖簡,默默凝神查看……

  清晨。

  朦朧的山谷中,人群聚集。

  兩萬多原界的修士,靜靜肅立。龍鵲、夫道子等人亦在其列,同樣的神情凝重。唯有玉真人伸手拈須、來回踱步,心緒不定的模樣。

  萬眾矚目之下,無咎走出洞府。他頭頂的玉冠,飄逸的長衫,淡定的神色,皆一如既往。豐亨子與冰靈兒,還有萬圣子、鬼赤,以及二十多位鬼巫,相繼現身。

  人群中,虞青子舉手說道

  “無先生,昨夜有神族高手逼近百里,稍加窺探,又相繼離去。據我與盧家主推測,兇險隨時將至。”

  無咎點頭會意,抬手一揮。他身旁的豐亨子、冰靈兒與二十多位鬼巫,瞬間失去蹤影。他就勢踏空而起,呼喚道:“玉兄,動身吧!”

  “也罷,不過……”

  玉真人斟酌許久,只想趁機詢問幾句,誰料某人話音未落,已帶著萬圣子、鬼赤騰空而去。他暗自無奈,隨后追趕……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