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終極學生在都市 > 第二千三百零七章 使命

第二千三百零七章 使命

  鷹小雕那死死盯著李澤道看的眼睛像是要噴出火來似的,這王八蛋從頭至尾都沒有在看自己一眼,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的眼睛太瞎了品味太獨特了以至于欣賞不了自己的美?不管怎樣,這個男人太過分了!

  鷹小雕就覺得自己那顆冷傲的心被嚴重戳傷了。

  李澤道不知道該說些啥了,這個女人那顆心真是比她那張臉還丑陋,自己不過太老實了實在不懂得偽裝,她便起了殺心 ,當真毒如蛇蝎。

  李澤道沒想繼續跟這個女人多糾纏,轉身就走。

  “攔住他!本小姐有理由懷疑他跟冰靈猿是一伙的!他這是探查敵情來了!”鷹小雕指著李澤道咆哮,氣得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在顫抖。

  其實不用她下命令,周圍的那些人早都亮出兵器了。

  這個王八蛋竟然敢褻瀆他們的女神,甚至他還是那群冰靈猿派來的臥底,當真該殺。

  “感謝你,感謝你讓我們不用在委屈自己。”

  這些人心懷感激的同時,實力毫無保留的朝李澤道殺了過去,自是都想在鷹小雕面前好好露下臉。

  李澤道懶得跟這些人發生沒必要的沖突,身形一掠,一下子就逃得遠遠的。

  修為的差距擺在那里,因此喊打喊殺的人哪里追得上?

  “一群廢物!”

  鷹小雕面目猙獰罵了句,腰間長劍已然出鞘,身影快如閃電沖李澤道撲了過去。

  不將這個無禮至極的王八蛋剁碎了,她心里的那種滔天恨意著實難消。

  李澤道身形一閃,躲開這凌厲一劍,隨即消失在一棵大樹后面。

  “嘩啦!”

  鷹小雕狠狠一劍砍斷那棵大樹,卻是哪里還有李澤道的蹤跡。

  “該死的!”鷹小雕暴跳如雷,“別讓本小姐找到你,否則定要挖出你的眼睛!”

  卻也暗暗心驚,如此輕易的便逃過自己的追殺,修為怕是不低。

  李澤道只想離那群人遠一些,好找個絕對清靜的不受打擾的地方煉制大傻蛋,不知不覺的進入那深山里,最后尋得了一處僻靜之地。

  感受了下周圍一番,并沒有發現危險之后,李澤道這才取出丹爐靈炭等物,開始著手煉制起大傻蛋來了。

  這一煉制,就是兩天。

  由于購買到的材料不多,加上李澤道雖然已經可以煉制出九品丹藥了,卻也不能保證可以煉制成功每一爐丹藥,況且此時的煉丹條件跟不周學院那丹藥閣壓根就沒法比,因此失敗了數次。

  到頭來李澤道也只練出了兩枚大傻蛋,另外還有兩枚配備的解藥。

  將大傻蛋收了起來之后,李澤道開始在那偏僻荒涼的山中穿行,打算離開這里,再次返回那片密林,繼續等待那些人的出現。

  約莫往前穿行了數百丈,李澤道止步,禁了禁鼻子,眉頭微微的皺了下。

  空氣中竟多出了一股血腥味。

  繼續往前,那股血腥味愈發的濃郁。

  “那些人跟那群冰靈猿爆發沖突了?”李澤道眼睛微微瞇了起來。

  他清楚的辨別出了,空氣中的那股腥臭味有兩種,一種較淡,另外一種則較為濃郁。交淡的人類的血液味道,較為濃郁的則是冰靈猿的鮮血味道。

  就在這時,一陣又一陣尖銳的吶喊聲從遠處傳來。

  “果然是冰靈猿的聲音。”李澤道心想。

  沉吟了一番,李澤道還是順著聲音來源的方向悄然掠去。

  對于冰靈猿竟然會主動進城干起強盜勾當這件事情,李澤道還是相當在意的,總覺得事情似乎并沒有那么簡單。

  越是往前,冰靈猿的呼聲越大,聲音越發的刺耳,顯然數量不會太少。

  李澤道搖了搖頭,以冰靈猿的實力跟數量,那些人怕是九死一生。

  就算擁有靈神境中品巔峰的鷹小雕,怕也得遭殃,畢竟每一群冰靈猿中必定有一只冰靈猿王,而能成為這群冰靈猿的王,其實力怕是不亞于靈神境上品修為的強者,就比如李澤道之前所遇到的那冰靈猿王,就擁有靈神境上品巔峰修為的實力。

  那時候,水妃靈在不偷襲的情況下,怕也得經過一番惡戰才能擊殺那只冰靈猿王。

  因此在冰靈猿王面前,鷹小雕的實力壓根就不夠看。

  很快的,幾具死狀恐怖的尸體出現在李澤道視線里,隨著李澤道向前,尸體的數量在增加,這其中還包括冰靈猿的尸體。

  只不過冰靈猿的尸體占三成就不錯了。

  從地上那尚未干涸的鮮血來看,顯然這場廝殺剛結束不久。

  “果然,被團滅了。”李澤道輕輕一聲嘆息,心里也說不出是什么感覺。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種競爭關系在這野蠻的神域里更是淋漓盡致的被表現出來。

  這里沒有道德約束,沒有法律約束,所謂的親情也極度的冷漠,有的只有赤-裸裸的利益。

  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話語權。

  這里所發生的一切,都不能用簡單的對與錯來區分,或者說這里根本就沒有存在對與錯。

  李澤道就覺得自己是這神域唯一存在著的一股清流。

  “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李澤道深呼出了一口氣。

  抬頭看去,卻見前方是一座小山谷,那那嘈雜尖銳的猿聲便是從那山谷里發出來的。

  山谷的谷口并不寬,兩旁更是有著茂盛的樹枝伸展開來,因此自是沒辦法看到谷中的動靜。

  不過倒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有兩只冰靈猿在那邊放哨。

  沉吟了下,李澤道悄然靠近。

  幾個呼吸之后,劍光一閃。

  那兩只負責放哨的冰靈猿壓根就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李澤道抹了脖子死于非命,甚至尸體都還沒來得及趴倒在地上,就被李澤道伸手接住了。

  從頭到尾,李澤道壓根就沒鬧出什么動靜出來。

  解決了這兩只冰靈猿之后,李澤道悄然進入山谷之中,藏匿在一顆大石頭后面,隨后探出腦袋,向前看去。

  卻見那山谷的中間是一塊巨大的石臺,石臺四周則圍著一只又一只不停歡呼著的冰靈猿。

  這一情景跟曾經所見差不多,似乎冰靈猿就喜歡這樣大呼小叫。

  而那石臺上,竟然放有一把巨大的石椅,在那石椅上赫然坐著一只體型比一般冰靈猿高大的冰靈猿。

  這冰靈猿皮毛就如同那白雪一般,沒有絲毫雜質,就如同覆蓋了一層雪白的盔甲似的,身上更是有著一股凌厲的氣息彌漫開來,那種殘暴的危險味道,跟李澤道之前所遭遇的那只冰靈猿王比起來,竟然不逞多讓。

  李澤道掃了那只正翹著二郎腿,顯得有些慵懶的冰靈猿王幾眼,身上的血液無端的沸騰了下,心跳也快了幾分。

  李澤道腦海劇烈的轟鳴了下,心里掀起了巨浪,不太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萬萬沒想到說,這只冰靈猿王竟然也擁有女媧的血脈,是那些人雜交出來的。

  難怪,這群冰靈猿竟會如此的反常,竟然主動進入那晏城燒殺搶掠,甚至還擄走女人,自是這只擁有女媧血脈的冰靈猿王下的命令。

  李澤道還看到了鷹小雕。

  此時這個女人直挺挺的躺在哪里,神色萎靡到極致,嘴角處不停的流淌出鮮血,顯然受了不輕的傷,早就沒有之前的那種迷之自信以及冷傲。

  她那小眼睛里充滿了驚悚,淚珠子不停的滾落下來,卻是非但沒給人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反而讓人很想一巴掌抽過去。

  果然,長得丑就連呼吸都是錯的。

  就在這時,冰靈猿王手抬了起來壓了壓,周圍那些正不停嘰歪的冰靈猿立即都禁聲,皆用炙熱敬畏的目光盯著他們的王看。

  一時間,偌大的山谷里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死寂當中。

  冰靈猿王站起身來走到鷹小雕面前,它居高臨夏的看著這個女人,咧嘴陰森森的一笑,竟然開口說道:“桀桀桀……你他媽的長得還真丑,丑得老子都想吐了。”

  “……”

  鷹小雕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大了,腦袋劇烈的轟鳴起來,壓根就沒想到說這只一抬手就講自己打飛了的冰靈猿王非但極其可怕,甚至它竟然還能開口說話。

  隨即鷹小雕嘔吐出一口鮮血,不僅是因為恐懼,更是被冰靈猿王這話給嚴重的傷害到了。

  你才丑,你全家都是丑八怪。

  “不過身材倒是不錯。”

  冰靈猿王陰森森的笑著的同時,卻是一把就從鷹小雕身上撕扯下一塊布來,直接蓋住了鷹小雕那張臉。

  鷹小雕嚇得身體直哆嗦,卻是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桀桀桀……現在看起來順眼多了。”

  冰靈猿王眼中的那已然盡數轉變成極度**,那微微裂開的嘴角更是不停的有液體滴落。

  “桀桀桀……”它精神極度亢奮的發出了極其猙獰的笑聲,那龐大的身體竟然一下子就壓在鷹小雕那嬌弱的身軀上。

  “不……”鷹小雕發出一聲虛弱卻又絕望到極致的聲音。

  “撕拉!”這是衣物被徹底撕碎了的聲音。

  “吼……”周圍那群冰靈猿皆發出了極其亢奮的聲音,在幫它們的王加油吶喊。

  于是冰靈猿王更是為亢奮了,它徹底的放松了警惕,它現在滿腦子所想的就是嘗試著看能不能讓這個丑陋至極的女人懷孕。

  這是它的使命!

  這是潛伏在這神域里的每個身上流淌著女媧血脈的子民的使命。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