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萌狐悍妻 > 第八十七章 誣蔑

第八十七章 誣蔑

  云河打量了這些人一眼。

  這支將隊的成員雖然都是一些妖魔鬼怪,但是打扮整齊,眉宇間并沒有邪氣,反而正氣浩然的,看來是魔界的正式戰隊。

  畫魔禍及魔凡兩界,此刻魔界派人來圍剿她也不足為奇。

  這對云河來說是好事!

  他巧用降仙株也只能封印畫魔一天的時間,現在這支魔界來了,那畫魔便插翼難飛。

  而且自己還可以順便向他們打探回去凡間的辦法呀!

  想到這里,云河連忙道:“兵大哥,我們是被畫魔捉來這里的,那畫魔此刻被我用靈丹暫時封印了神力,是擒下她的最侍時機,你們能出現實在是太好了!”

  那魔將打量了云河一眼。

  云河看起來弱不禁風的,還一身是血,看起來像是受傷了,而他只有初元境。

  眾所周知,畫魔是一個天神級別的魔頭。

  初元境封印天神境,說出來誰相信?

  魔將不信云河,反而冷笑:“就憑你這初元境的小菜鳥,能封印畫魔的神力?這想騙誰?”

  另一個魔將道:“鐵石哥,狐妖的本性就是天生狡黠,不可盡信他的話!且怕不會是畫魔收到風聲,知道尤閩大將軍的魔軍將至,為了爭取逃生時間,派這個小嘍啰過來拖延時間,掩護畫魔潛逃吧?”

  名叫鐵石的魔將沖著云河怒喝一道:“狐妖!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騙我們!”

  “我真的沒有!我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云河覺得好委屈。

  眼看這些魔將拿著銀光閃閃的利刃對準了云河,小香急了,擋在云河前面,指手劃腳地比劃著。

  她是一個啞巴,說不了話。

  她只能用手語來告訴這些魔將,他們誤會了。

  云河是好人,是他把大家救出來的啊!

  你們千萬不可傷害他!

  可是,魔將們看不懂小香的手語。

  名叫鐵石的魔將道:“這里怎么有一個啞巴小孩?看她沒有修為,只是普通人,估計是被畫魔捉到這里的獵物。快將她解救下來!”

  另一個魔將便沖過去,將小香抱起來:“孩子,這狐妖是畫魔的人,他很危險,你不可跟他靠近啊!”

  “小苡,你先把這娃帶下去。”鐵石道。

  “好的,鐵石大哥。”那個叫做小苡的魔將便把小香扛在肩膀上,往一邊走,便笑嘻嘻地哄她:“來,叔叔帶你去安全的地方哈!”

  我不走!

  就算走,也要跟云河在一起!

  云河是我的朋友,我不準你們傷害他!

  小香拼命掙扎,雙腳不斷在半空中蹬,可是她一個沒有修為的普通小孩,又怎么斗得過這些身材壯實的魔將?

  很快,小香就被魔將帶到后方,她連云河的身影都看不到了。

  見小女孩安全解救了,鐵石仿佛舒了一口氣。

  總算救回一個人質。

  以前并不是沒有追捕過畫魔,可是每次都被畫魔逃逸了,在畫魔棄掉的洞府里,只能找到那些被吞噬了靈魂的可憐人們的骸骨,連一個活口都沒有。

  這個小女孩活著,對整支遠伐畫魔的魔軍來說,都是莫大的鼓舞。

  很快,小苡安頓好小香之后就趕回來。

  此刻,所有魔將都用同仇敵愾的眼神瞪著云河。

  畫魔殺了太多魔界的無辜生靈,這些人當中,就有這支魔軍的親人或朋友。

  他們對畫魔是切膚之恨!

  “鬼王有命,但凡是畫魔的羽翼,一經發現,格勿論!”鐵石下令:“將這狐妖拿下,待審明身份,立即處決!”

  “是!”小苡他們齊聲應道,就亮起兵器,直取云河。

  云河大駭,沒想到這些魔界不分青紅皂白,就向自己下手的。

  “你們聽我解釋,我并非畫魔手下……”云河惱火地吼著。

  眼看數道利刃就刺至,他連忙施展身形閃避。

  這些魔將的修為都是化神,比畫魔低一個大境界,速度和力量都遠比不上畫魔。

  云河雖然修為跌落,也失去神力,但是他的身形很敏捷,竟然被他躲過了幾次要害。

  只不過右臂還是閃避不及,被小苡的長矛扎了一下,頓時是鮮血淋漓。

  鐵石和小苡只是這支魔軍的先行軍,對付云河這樣的蝦兵蟹將不必勞施動眾,就小苡和兩名魔將留下,鐵石和其他魔界則隨尤閩大將軍的率領的大軍沖入畫魔的洞府。

  眼看云河體力不支,負隅頑抗,搖搖將倒,從云河身邊飛掠而過時,尤閩大將軍的眼神有些不屑。

  數百年來,畫魔都喜歡獨行獨斷,甚少收部下。

  這狐妖,從未聽說過。

  這手無搏雞之力的樣子,能有什么能耐?瞧他生得像個小白臉,還男生女相,一臉的狐魅之態,且怕不會是畫魔的玩物吧?

  仔細一瞧,發現云河脖子上有一個淺淺的印子。

  粉紅色的,就像一顆草莓。

  做了什么事情,會留下這種印記,不言而喻。

  “這種玩物,就該死!”尤閩大將軍冷哼一聲,揚長而去。

  待自己回來之時,估計這狐妖就已經涼了。

  這種玩物,死后遺骸還得吊在魔城,否則難以平息人們的怒火。

  尤閩帶著眾魔將沖入畫魔洞府。

  與此同時,畫魔正艱難地扶著洞壁,走進了一間秘密的洞室走去。

  她原本被云河用繩子捆住,好不容易才咬斷了繩子,恢復手腳自如。

  “云河,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等我恢復了神力,我一定會找你算帳!”

  這間洞室是她的寢室,在書架上有一只精致的黑色水晶瓶子,她旋開蓋子,往里面倒出一顆黑色的靈丹,一咕嚕吞下。

  這是解毒的特效靈丹。

  一般情況之下,可解百毒,而且作用非常快。

  然而云河的煉丹水平比煉丹宗師還高,這種靈丹一時半刻又怎能化解魔品補元丹的全部藥力呢?

  畫魔最多只是恢復了三成的神力。

  剛才千軍萬馬的喊殺聲,畫魔早就聽到了,她也感應到自己的洞府已經被魔軍包圍,而且以尤閩為首的眾魔將已經踏入洞府,向著她所在的位置殺過來!

  單憑這三成的神力,是很難突圍而出……

  真是禍不單行,這些魔軍怎么會在這種時候殺到這里的?

  畫魔非常郁悶。

  雖然很想將云河拿下,可是當務之救,是逃生要緊,她再不跑,那就走不跑了!

  這支魔界以領隊的尤閩大將軍修為最高,達到天神境,實力與全盛狀態下的畫魔不相仲伯。

  尤閩藝高人膽大,一馬當先,率先沖入洞府深處,很快就把其他魔將遠遠甩在后面。

  在某個轉彎處,尤閩竟然跟正在逃逸的畫魔撞個正著!

  一開始畫魔非常害怕,當看清來者是尤閩后,畫魔才松一口氣,她幽怨地說:“老尤!你怎么帶這么多魔軍包圍我的洞府了?”

  尤閩見到畫魔,非常沒有臨敵之態,反而現出擔憂而緊張的神色:

  “是丞相的人查到了你的蹤跡!你最近去凡間偷獵,動作太大了,驚動了冥界,鬼王命令我來斬殺你!剛才距離山頂還有數里,我就讓魔軍鳴鼓搖旗,大聲喊殺,就是想警告你快點逃,你怎么還呆在這里啊?”

  尤閩對待畫魔的態度,就像在關心一個好友,哪里像是臨陣殺敵?

  原來,這尤閩跟畫魔居然是朋友。

  此前鬼王多番調遣魔將圍剿畫魔,都被畫魔逃逸,全因為尤閩從中作梗。

  如今,尤閩為了好友,再次背叛鬼王。

  畫魔恨恨地說:“老尤,實不相瞞,最近我捉了一只狐妖,迫他為我煉丹。不曾想到,那狐妖狡猾,在我的丹藥里做了手腳,封印了我的神力,毀我本命法寶,還放走了我所有獵物!”

  什么?

  原來那狐妖所說的居然是真的?

  一只初元境的菜鳥,居然封印了畫魔?

  “真是該死!剛才我就應該將那狐妖的頭顱一刀砍下來!”尤閩恨恨地怒吼:“不過現在知道也不遲,待會出去,我必定將他剝皮拆骨,再懸掛于城門前。畫魔,你快走吧!我會掩護你的。”

  “老尤,那我先了。那狐妖你先別殺,留個活口!我定要親手弄死他,非則難消我心頭之恨!”畫魔怨毒地說。

  “好吧……”尤閩極不情愿地答應了。

  跟尤閩簡短地交談了一番,畫魔的神力又恢復了近四成,只不過,她不打算與魔軍硬扛。

  她熟悉洞府的地形,很快就從另一條通道逃出山洞,騰入半空,隱遁在云層里,山上的魔將竟然毫無覺察。

  居高臨下,她遠遠看到云河被三兩個魔將圍剿,處于下風,身上已經挨了幾道血口子,卻依然不倒。

  畫魔看了不由得暗暗吃驚!

  云河在自己面前,手無搏雞之力,是因為跟自己的實力太懸殊,所以不堪一擊。

  而然這些魔將修為并不如自己,那么云河的優勢便展示出來。

  他不以力量取勝,而是投機取巧,四兩拔千斤,借力打力。

  看云河嫻熟的身法和戰技,根本不像是一只隱居避世,又初出茅廬的狐妖,更像是身經百戰,從無數場殘酷的戰役中活下來的人!

  沒有歷經過腥風血雨的磨練,是不可能在逆境之下,仍能沉著冷靜地應戰!

  又想起過去幾日云河的表現,他所展示出來的謀智和從容,畫魔更加篤定了心中的想法。

  這狐妖雖然可惡,卻總是閃閃發光,讓人又愛又恨……

  一時之間,畫魔竟然舍不得云河死了。

  這狐妖身上似乎還有很多秘密和寶物,要是能將他降服,讓他心悅誠服歸順于自己,那么自己就如虎添翼了。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