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醫界圣手 > 第二千五百六十章 萬靈針

第二千五百六十章 萬靈針

  ,!

  看到司馬雅琳欣喜的樣子,莫問笑了笑,轉身,站在落地窗前,望著外面的風景,不急不忙地說道:“丫頭,你上次跟我說的那個生病的朋友,熊杰回來跟我說了,他治不了,明天一大早我們去一趟吧......畢竟是你的朋友......”

  “先生,謝謝你......”這件事,也是司馬雅琳的一件心事,加上又得到了一件神兵利器,她開心的不得了。

  當然,司馬雅琳知道,莫問的醫術神乎其乎,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他治不好的病。

  “先不要忙著謝我,在去之前,你要為我護法,我要把萬靈劍分化熔煉出另外一件寶貝......”莫問笑著說道。

  “先生是不是又有新的突破了?”這兩天司馬雅琳已經察覺到莫問身上的變化非常的巨大,聽到莫問的話,她頓時好奇地問道。

  “一會你就知道了!”莫問淡淡笑了笑,轉身坐在了沙發上。

  司馬雅琳剛想開口繼續詢問莫問關于萬靈劍的事,可看到莫問閉上眼睛的時候,她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黑霧外放,防御罩立即把莫問包圍其中。

  不僅如此,黑霧之中還綻放五彩斑斕的光芒,這是一種境界,這種境界,只有修為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才有這個實力爆出如此心驚膽顫的力量波動!

  “天哪,先生......先生居然在一天之內,居然突破到了化神境界?”這一幕的力量波動,讓司馬雅琳震驚了。

  震驚的還不僅僅如此,在防御罩之內,一道萬靈劍的影子出現了,而萬靈劍一分為二,一道萬靈劍回到莫問的手心之中,消失了,而另外一道萬靈劍的分身,突然越變越小,并且化作九道分身,九道又變成了十八道,十八道又變成了二十七道,以九為基數,越變越多......

  司馬雅琳根本搞不懂,莫問這是要干什么。

  而他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莫問要熔煉萬靈劍,修煉另外一件神兵利器。

  在她的認知世界里,神兵利器,可都是用手工打造出來的,從來沒有見過,誰能有自己的修為,熔煉出如此可怕威力的神兵利器。

  此時,莫問正是通過他的修煉練就神兵利器,引發的異象,讓司馬雅琳心中震驚不已。

  一般普通的修煉者,根本就做不到這一點,僅僅只能引起無數肉眼不可察的細小金線。

  至于資質中庸之輩,則可以讓虛空震蕩,出現一團半虛幻的金色云彩。

  上等資質的修煉者,修煉的時候,可以幻化出一朵完整的云彩,而莫問這樣的修煉者,絕對能夠成為修煉界無敵的存在。

  至于金花綻放,那則是難得一遇的絕世奇才,這等修煉者,集合整個修煉界的超級強者,也未必有莫問這樣的修為。

  由此可見,這金花綻放的莫問,他的修為到底高到了何等程度。

  一道道的靈體被釋放出來,司馬雅琳的耳邊,聽到了無數的靈體哀嚎,那聲音聽起來異常的恐怖。

  只不過,司馬雅琳也已經聽習慣了,所以在靈體哀嚎聲出現的時候,他并沒有多么害怕。

  這些靈體雖然只是一縷死魂,但修為還在,只不過,他被莫問控制在手中,咋一眼見到,自是忍不住震撼莫名!

  與此同時,在莫問金花綻放的時候,和他身體緊挨著的無數萬靈劍的細小分身,也不復以前的平靜!

  原本,在這金光內,無數的萬靈劍分身,變成了一根銀針大笑,急速在莫問的身體四周,以閃電一般的速度,極速旋轉飛舞起來。

  “這......這難道是要把萬靈劍練成銀針?”

  “一定是這樣,先生剛才說過,要去治病的話,必須要先練這件神兵利器......銀針對于先生這樣的神醫來說,也算得上是神兵利器了......”

  剛想到這,司馬雅琳就感覺自己的面部一涼,好似有著一縷濃濃的歲月之風吹過,慢慢的,在這無數萬靈針飛過的時候,驟然幻化出一條橫恒整個天際的龐大的銀針流!里面,全是一根根釋放著銀光的銀針,呼嘯涌現,到了最后,密密麻麻,無邊無際。

  這些銀針,每一個根銀針,都帶著一個個皆披頭散發的靈體,這些靈體的容貌異常的恐怖,雖然影子非常虛幻,但是司馬雅琳也看得有些心慌意亂了,這一道道靈體,呈現半透明的虛幻狀態,可卻有著一股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恐怖死氣,轟然四散!

  這些銀針出現后,立刻齊齊旋轉起來,一道道恐怖的鬼哭狼嚎聲,在司馬雅琳的耳邊響起。

  這聲音恐怖到了極點,雖然很輕微,但在傳出的時候,卻讓那防御罩里的空氣,驀然掀起滔天血浪,仿佛要將整個天地,全部淹沒。

  金光內部空間世界,在這一刻,瞬間色變,所有的一切,全部被籠罩在一片朦朧的血光中,哪怕是莫問在熔煉這萬靈針,幻化而出的那個巨大金色漩渦,也被沾染了少許血色,一眼看得他的樣子,都覺得觸目驚心!

  “先......先生......你沒事吧?”

  “先生不會有事的,他這么厲害,熔煉萬靈針,自然是手到擒來的小事,怎么會出事呢?”

  “看來,是我多想了......”

  除了那萬靈針的幻化成功后,無數的靈體都開始變化起來,在見到這驚天一幕之時,所有靈體都安靜了下來,齊齊匍匐在地,好似那血色長河內的億萬身影般,對著莫問所在位置,恭敬的頂禮膜拜起來。

  “轟!”就在此時,血色長河內的億萬身影,齊齊崩潰炸開,化作縷縷煙霧消散。

  只不過,還沒有等這些煙霧散出太遠,便迅速受到一股奇異之力的牽引,紛紛向著長河最中間位置凝聚起來,幾乎眨眼間,便化作一座巨大的血色祭臺,巍巍屹立天地間!

  “呼!”就在祭臺成形的剎那,萬千血霧,轟然從那祭臺內迸出,扭曲變形中,瞬間化作數尊巨大的魔神,好似眾星拱月般,將那座祭臺,團團圍在中間!

  這些魔神,一個個頭頂天,腳踏地,身上皆散發出一股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恐怖死氣波動,居然堪比化神境界的存在!

  緊接著,血色祭臺通體一震,剎那死氣滔天,化作縷縷暗灰色煙霧,向著四面八方,飛揚激蕩而去!

  這死氣所經之處,天地轟鳴,風云倒卷,就連空氣中的塵埃,也是在此刻轟然下沉,仿佛在那祭臺內,正有著一尊來自遠古洪荒時期的猛獸,即將蘇醒,就連這虛無中的塵埃,也沒資格在它面前掀起!

  下一刻,更加驚人的一幕出現。

  只見無窮無盡的死魂,好似潮水般從那祭臺內冒出,這些死魂身上,居然透出濃濃的暗綠色幽光!

  所有靈體,頭上都帶著一根銀針,紛紛露出極為吃力的神色,向著祭臺之外,瘋狂拉扯著,仿佛拉著一顆龐大的星球般。

  甚至,在剛剛邁出幾步之后,其中成千上萬的靈體,因為力有不逮的緣故,齊齊身子炸開,化作煙霧消散!

  與此同時,在那些靈體出現時候,環繞祭臺四周的黑影,更是紛紛右手一抖,手中迅速出現一根黑色的針,狠狠向著那些靈體扎去。

  隨著黑影的黑針飛射,凌厲嘶吼不絕于耳,所有靈體,齊齊發力,更加瘋狂的拉扯起來!

  不一會后,一具巨大的銀針,被無數黑色的細線拉著,慢慢浮現。

  雖然僅僅露出一角,但卻氣勢滔天,仿佛整個內部空間世界,在這一刻時光凝固,所有的一切,全部消失不見,唯獨剩下了這無數的銀針,占據了司馬雅琳的視線。

  “砰!”一聲巨響,莫問的身體爆出了一道異常恐怖的力量,所有黑霧,也隨之消失!

  當司馬雅琳看清楚的時候,在莫問面前的茶幾上,突然多出了幾百根銀針。

  幾百根銀針的突然冒出,并沒有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這些銀針上,都好似有一種若有若無的哀嚎聲,讓他心神不寧......

  司馬雅琳心慌之下,忍不住退了兩步。

  “先生......這萬靈針......是你剛才熔煉出來的嗎?”司馬雅琳驚訝地問道。

  “哈哈!萬靈針,這個名字好聽,那就叫萬靈針吧!想我神醫之名,卻沒有一套屬于自己的銀針,這哪行啊?等回到富州,所有預約的患者,開始排號救治,也能賺一筆錢!”莫問缺錢嗎?不缺,他只是想看看,自己熔煉出來的萬靈針,到底有多大的威力,對抗那些疑難雜癥,萬靈針,到底有多少把握,能治愈那些病人。

  而萬靈針第一個要救治的病人,就是司馬雅琳說的那個朋友。

  “先生......你......你熔煉的萬靈針,這......這能治病嗎?”司馬雅琳有些疑惑,要知道這是修為力量熔煉的銀針,根本就不是銀材料打造出來的,所以他表示懷疑。

  “你不行?要不......你試試?我看你最近睡眠不太好,這樣吧,我用萬靈針,幫你疏通一下經脈吧!”

  “不......先生,我沒有質疑你的意思,疏通就算了吧!”莫問的話音剛落,司馬雅琳嚇的連退了五六步,并不是她不相信莫問的醫術,也不是他害怕莫問對他扎針,而是她畢竟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和莫問一個男人獨處一室,還要扎針,多少都會有些不合適,身為丹藥世家的大小姐的司馬雅琳,固然是知道,扎針是必須要脫掉衣服的,這未免有點太羞人了吧?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