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性感女神 > 第2729章 宿敵之戰

第2729章 宿敵之戰

  ,!

  柳泉生心里頭這么想著,就把這想法說了一番。

  王陽沒有吭聲,佛爺卻是冷笑道:“我們一路過來都沒有被鬼族的人追殺,甚至都沒有看到鬼族得人。一開始我也以為你們是被認出來了,可老大說這種情況是不可能的。我推斷,怕是那紫金王如今已經成為了鬼族的一員,而且位置不低,他下令對付你們,才會有鬼族來追殺你們的。”

  四個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個時候顧涼嘶了一聲就說道:“我記得當時我被七八個鬼族追殺,他們還嚷嚷讓我站住,說什么我是叛徒之類的話。”

  其余三人除了一直藏身在山洞的孟星魂之外,基本上也都聽見鬼族的追兵這么說過。

  柳泉生沖著佛爺豎起了大拇指,隨即就笑道:“如果那紫金王早就能知道會招惹你這人,他當年肯定不會動你那什么師門的。”

  佛爺卻是苦澀的說道:“不,當年紫金王動用的人脈,足以令我們師門所有人喪命。是我師父他老人家察覺到不對勁,提前一步將我們這些弟子藏起來了,我們雖然是活下來了,可師父他們......”

  這件事情是佛爺的心結,他之所以能活到今天,就是因為這個心結。

  當初佛爺不顧危險跑到東華市接觸王陽,也是因為他覺得王陽是赤龍王,自然能幫一幫他。

  佛爺當初也沒有想到,他還真的找對了人,赤龍王果然是紫金王的克星啊!

  一行人進入了鬼族的領地,路上也是看到了一些鬼族,不過這些鬼族倒是沒有任何的第一,還一個個的沖著王陽行禮。

  其余四個人則是穿了寬大的黑袍,將面孔也隱藏起來了,防止被之前的追兵給認出來招惹麻煩。

  這些鬼族認為王陽是新的鬼將,這是來見鬼王的,所以除了行禮之外,也不敢多過問什么。

  估計那紫金王做夢也想不到,王陽竟然吸收了鬼將的鬼魄,暢通無阻的進入了他的棲身之所。

  王陽能感覺到紫金王身上的隕石之力,最終是帶著人翻過了兩座山,在一條溪流的邊上看到了一個茅草屋。

  茅草屋四周圍是個小院子,院子里頭還有一個亭子,那亭子之中坐著一個人。

  王陽他們剛一過來嗎,這人就猛地扭過頭,瞬間瞳孔劇烈收縮。

  此人正是紫金王!

  紫金王那剛毅的臉上寫滿了驚訝,不過這驚訝只是一閃而過,很快他就恢復了平靜,看著王陽咬咬牙說道:“你果然沒死。”

  “你死了老子都不會死。”

  王陽走到院子門口,說罷就是突然發力,瞬間沖到了紫金王的面前。

  紫金王似乎早就有所防備,先王陽一步就推出了那涼亭。

  王陽一拳打在涼亭的柱子上,這涼亭搖晃了幾下,瞬間就坍塌了。

  一時之間院子里面塵煙四起,塵土飛揚之間兩道人影不斷地交手,又分開,交手又分開。

  佛爺等人是看的真切,那塵土之中竟然隱約能看到一道道的赤紅色光芒,以及紫色的光芒,這兩道光芒也是不斷的糾纏著廝殺著。

  看樣子,不管是王陽還是紫金王,都是拼上了全力。

  顧天全就往里面走,手上還拿著一把銀針,佛爺急忙攔住了顧天全,隨即搖了搖頭,目光似乎是在暗示著什么。

  顧天全微微一愣,他是想要趁機下手弄死紫金王的,可這一次大家的目的是為了逼著紫金王跳躍空間。

  一次不成就再來一次,直到他們回到原本的世界為止。

  顧天全是無牽無掛了,可他知道王陽身邊這些人還是要回去的,而且顧天全畢竟是顧家最后一任的神醫了,如果他也留在這里,顧家以后怕是真的絕了后斷了根。

  這事情對于顧天全的爺爺和老爹來說,那是比死還要絕望的事情。

  想到這些之后,顧天全將銀針收起來,只好站在一旁冷眼瞧著。

  院子里面塵土飛揚,王陽和紫金王足足打了半個時辰,這半個時辰后,兩人再次分開了。

  王陽從煙霧里面退出來,嘴角掛著血痕,肩膀處還有一個血洞。

  而那紫金王則是身影踉蹌,撲通一聲就倒在了煙霧里面。

  “老大!”

  眾人急忙圍攏過去,護在了王陽的身邊,顧天全和云貢山則是忙活著王陽身上的傷口。

  王陽擺擺手,看著煙霧說道:“我不礙事,還能撐的住,你們讓開,今天我非要弄死他不可。”

  煙霧之中躺在地上的紫金王望著灰蒙蒙的天空,他也聽見了王陽的話。

  其實紫金王的力量要比王陽強盛一分,奈何王陽身上的力量是陽隕石的力量,天生克制他的陰隕石啊。

  這相生相克之間,一成的修為那還算個屁啊。

  紫金王突然哈哈狂笑起來,他從地上爬起來,隔著煙霧冷笑道:“王陽,算你狠,咱們回頭見,既然你窮追不舍,那老子也不陪你兜圈子了!”

  剛說完話,紫金王的身影就扭曲起來,一道人影轉眼之間就從煙霧中消失了,那煙霧都順著虛空被抽了進去。

  王陽剛想要說話,隨即就覺得目光一陣恍惚,然后整個人像是被丟進了抽水馬桶里面。

  其余人也是驚呼了一聲,全都一翻白眼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王陽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他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就聽見四周圍吵吵嚷嚷的。

  “面條,瑪德,你小子能不能行了啊?”

  “哎呀,老大,你這激動什么啊,你看兄弟們不是都給送到醫院去了嗎?”

  “老子沒問你這個,那幾個王八蛋呢?”

  “老大你放心啊,那幾個家伙絕對比咱們兄弟慘烈多了,估摸著得在醫院住上一個月了。”

  王陽從地上爬起來,就發現他是睡在馬路邊上,而且旁邊就是一家酒吧,這酒吧的門口有不少人。

  這一幕令王陽心驚肉跳,因為在他被鬼魄折騰的時候,看到的那些事情,不正是眼前的情況嗎?

  那幾個他完全陌生,卻又見過的小屁孩正大聲的吹噓著如何如何厲害,街邊上還有個年輕人蹲著捂著腦袋,似乎腦袋被人打出血了。

  王陽整個人都在風中凌亂了。

  他急忙一個健步跑出去,隨便攔住了一個路人就問:“哥們,我問一下,這是什么地方啊?”

  這人厭惡的看了一眼王陽,就說道:“幾個菜給你喝成這樣啊,東華市酒吧街啊。”

  東華市!

  酒吧街!

  王陽如遭雷劈,心中也是無比的歡喜,他們成功了,成功了!

  王陽扯著這哥們就是無比的激動啊,結果搞得這哥們是嗷嗷一陣慘叫,推開王陽就跑。

  “瑪德,死酒鬼!”

  王陽也不介意,本來就是他嚇唬的別人。

  他直接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佛爺之前在東華市的一個地方,那邊是藍山和千面狐貍負責的。

  王陽雖然不知道佛爺他們現在在哪里,不過要么就是在東華市,要么就是在別的地方,反正肯定是和他在一個世界的。

  他們回來了!

  出租車停在一個別墅的門口,王陽急忙就下了車。

  “哎,哥們,你還沒給錢呢啊!”

  司機師傅急忙也是打開車門就追了過來,王陽鬧了一個大紅臉,因為他身上并沒有這里的錢了。

  王陽正尷尬著呢,結果別墅的門給人推開了。

  佛爺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笑呵呵的丟給王陽一個錢包就說道:“嘖嘖,讓人家司機師傅追下車,叫他們幾個看見了還不得笑死啊。”

  王陽看了一眼佛爺,眼神之中是情緒萬千啊。

  不過這里也不是說話的地方,他急忙給了錢,就跟著佛爺進了別墅。

  客廳之中眾人都在,王陽就有些納悶了,他是醒過來才照過來的,怎么這幫人的速度比他還快啊?

  佛爺坐下來,這個時候千面狐貍拿過來一套西裝和手機一類的用品,就沖著王陽說道:“老大,先換身衣服吧,有什么事情也不著急說。”

  王陽看著自己身上一套古裝衣服,心說難怪這一路旁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太對勁呢,剛才那司機師傅還敢拉著他過來,估計可能是把他當成什么劇組跑龍套的了。

  王陽急急忙忙的去沖了個熱水澡,他看著鏡子中自己的臉,一時之間就差點沒哭出來了。

  回來了,這回真的是回來了!

  之前的一些爛攤子,仿佛就是一場噩夢似得。

  王陽深吸一口氣,擦干凈了就換上了西裝。

  等王陽再次回到客廳的時候,搖身一變成了一位十分精神的公子哥,不過他的氣質卻更加內斂了。

  千面狐貍沖著王陽笑了笑,就說道:“恩,還是這樣看著順眼。行了,我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你們聊吧,佛爺我去做事了。”

  佛爺點點頭,千面狐貍沖著他拋了一個媚眼就走了。

  佛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把一旁愣著的藍山叫過來,就問道:“哎,我忘了問你了,千面狐貍這小妮子現在什么情況啊,我怎么瞅著她不太對勁呢?”

  藍山尷尬的說道:“咳咳,也沒什么,前幾天我也問過,狐貍姐姐說她有心上人了。”

  此言一出,在場的男人們都是傻了眼,尤其是王陽看著佛爺的眼神,那就更加奇怪了。

  之前千面狐貍貌似也有過一個喜歡的人,大家都以為她能結婚呢,結果后來這事情不了了之了。

  后來千面狐貍和藍山看著也是挺配的,結果倆人干脆就是友情,藍山后來娶了的是一個圈外人,普普通通的一個姑娘。

  至于這千面狐貍,到現在還是單身呢。

  佛爺見王陽看著他,就急忙一擺手,指著旁邊的隼說道:“老大你別這么看著我啊,我和狐貍這小妮子一向是兄妹感情深厚,要說狐貍喜歡誰,那肯定就是隼了。”

  王陽等人都是扭過頭看著隼,結果就注意到一向是無比淡定的隼,此時竟是臉色漲紅,好像是做了什么事情給人發現了似得。

  柳泉生在旁邊一拍腦門,就大聲嚷嚷起來:“對了對了,咱們走之前隼這小子給我打過電話,托我給他買了一個珠寶項鏈,足足花了五百多萬啊。我看小狐貍脖子上戴著的那個,就是當初我幫隼買的那條。我問隼,他說是拿來送人的。”

  隼深吸一口氣,咳嗽了一聲就說道:“是,咱們去隱士之地我確實買了一條項鏈,后來咱們就沒影了,那條項鏈我還沒來得及送出去。這放在人家珠寶行時間久了,珠寶行就按照上面的地址送到了千面狐貍手里,就是頭幾天的事情。”

  柳泉生又是笑道:“不止如此吧,你不是還讓人家老板弄個什么情書,放在那珠寶盒子里頭嗎?哎,可惜啊,當時咱們被召集走了,我就沒來得及看那情書。”

  隼直接給了柳泉生這老小子一個殺人的眼神,示意他趕緊閉嘴。

  王陽這回算是明白了,后來一問才知道,其實他們這幫人在東華市已經失蹤了兩年了,一年內音訊全無,而幾天之前隼買的那條項鏈被珠寶行送到了千面狐貍的手上。

  王陽等人都是唏噓不已。

  眾人閑聊了沒兩句,柳泉生這邊電話就響了起來,這老小子恩恩這答應了幾句,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十分鐘之后,一幫人呼呼啦啦的就沖進了別墅。

  這第一個沖進來的是柳豐源,柳豐源臉上那紅色藤蔓印記,再配上他這激動的表情,那是要多猙獰有多猙獰了。

  “老爹!老大,佛爺!我的天啊,我不是在做夢吧!”

  柳豐源一進門,眼淚刷的一聲就掉下來了,一只金色的圓滾滾的蟲子趴在他的肩膀上,晃悠著身體,正是人蠱。

  而跟在柳豐源身后的人則是他那媳婦兒,懷里頭還抱著一個嬰兒。

  柳泉生是蹭的一下站起身,抱著柳豐源爺倆就是嚎啕大哭起來,不過這老小子哭了沒一會,目光就落在了那小娃娃的身上。

  “爹,這小子是你孫子,我和小梅一商量就給他起名叫柳一安,希望咱們一幫子人都能平平安安的。爹啊,這兩年你們到底去哪了啊,我們可是一頓好找啊!”

  剩下的呼呼啦啦一幫人,一伙人何子山和商會的一些老板們,一伙則是王雪幾個女孩子,基本上和王陽他們有關系的人,全都來了。

  王陽看著這些熟悉的面孔,即便是一個鐵漢也是忍不住雙目泛紅。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