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天域神座 > 第1483章 魔導雷法

第1483章 魔導雷法

  “轟隆!”

  剎那間,一股無名的強橫力量從青鋒域主體內釋放而動。這股力量無形無相,卻是真實存在!

  最為關鍵的是,它甫一降臨,立即就像是一只無形的大手暴抓而去,令得刀盈盈二女身形不自禁無法控制地懸浮半空。

  “哼!”

  刀盈盈姐妹忍不住悶哼出聲,但是臉上依舊是絲毫沒有浮現出半點膽怯與妥協之色。

  她們清楚,單憑自己的力量要想對抗青鋒域主實在是太過癡心妄想了。

  畢竟,對方乃是堂堂御圣境六重強者,距離神秘莫測的“源者”境界,也僅僅是一線之遙。

  這等人物,要想殺死自己,不過是一動念間的事情。

  但是,她們可以肯定,青鋒域主若是想要借重自己二人的神命,在沒有自己姐妹配合的前提下,絕不容易。

  否則的話,這么些時日他就不會耐住性子不斷地拋出條件了。

  因此,寧愿死,她們也是昂然不屈,保證最后的尊嚴!

  “混賬!你們真是該殺!”

  青鋒域主的力量不斷增強,眼看著她們戰栗不休、一副行將陷入昏迷的模樣,但是依舊是沒有半分妥協,頓時暴怒!

  在他看來,自己乃是魔刀域之主。而刀盈盈姐妹只是自己麾下的仆從!

  這樣的仆從級人物,別說自己愿意納她們為妻為妾了,哪怕就是什么都不付出,她們都應該感恩戴德地奉獻出一切。

  結果現在,她們面對自己的好意——居然!選擇了拒絕!

  這令得他的自尊心如同受到了踐踏,內心的憤恨令得他徹底失去了一切的耐心:“既然你們求死,那本座就成全你們!”

  “主上!”

  銀發長老大驚,失聲勸阻。

  他的修為在往日的神殞山倒是還能算得上一方豪雄,但是放在現在的神殞山,僅僅是中游的角色。

  雖然依仗著對神殞山的熟悉,他在青鋒域主身邊占據了一定的地位。

  但是,他清楚自己絕不可能依靠這一點點用處,就能繼續受到域主的倚重。

  要想改變這一尷尬的局面,如今就有一個大好的機會擺在面前,那就是——

  刀盈盈姐妹!

  若是刀盈盈姐妹順利成為青鋒域主的身邊人,那他也能因為昔日在姐妹二人面前的威嚴,從而地位牢固。

  如果青鋒域主暴怒之下,將二女斬殺,那一切就成為了泡影了。

  “嗯?你想要阻我?”

  青鋒域主眼神如同厲電,爆射而至。

  噼啪,虛空中有著清晰的雷霆電能爆鳴,一束劇烈的爆炸力量席卷而至,竟是輕而易舉地將銀發長老舉了起來。

  “主上!奴才不敢,萬萬不敢啊!”

  銀發長老嚇得臉色鐵青,拼命地為自己辯白,“奴才是為主上考慮,她們姐妹的神命特殊,殺了再想找到不容易啊!主上三思!”

  青鋒域主的神色看來不動如山,事實上內心之中早已是一片惱怒與憤恨、無奈交織的復雜——

  他何嘗不知道二女的特殊?

  以二女的神命,若是愿意全心全意協助于他。那么,他就有可能再進一步!

  雖然不可能立即突破六重境界,但是在目前的境界上,也能繼續深入一個大層次。到時候,在如今降臨的這些域主之中,他就算是擁有了立足的資本。

  青鋒域主清楚,這一批降臨的域主,別說守真那等人物。哪怕就是黃泉域主,火域主等人,其實力也絕非自己所能匹敵。

  因此,刀盈盈姐妹絕對是他擺脫目前困境的一大助力!

  偏偏這助力不愿意被自己所用,而他現在也是騎虎難下,若是不將姐妹二人擊殺,難免顯得自己無能。

  但是如果就此收手,怕是更加會被她們看穿,日后再想收服,難度更要大上數倍!

  一時間,他左右為難。

  “主上!報,歐陽旗領主有情況匯報。”

  正在此時,外面傳來了一道稟報聲。

  青鋒域主微微一怔,心下暗自松了口氣,順勢將銀發長老放了下來。這道稟報聲幫他緩解了尷尬,一時間他倒是生出了幾分感激,同時對“歐陽旗”也多出了一絲寬容。

  “讓他進來。”

  很快,伴隨著喝令,那名被楊烈所控制的黑袍男子走了進來。他恭恭敬敬地道:“域主,屬下在魔刀域外發現了一名新近降臨的外域之人,費了一番手腳將他擒下,特請域主發落。”

  “嗯?”

  青鋒域主覺得有些古怪,在他魔刀域屬下又分為三十九“領”。每位領主至少都是御圣境四重的修為。

  這歐陽旗在所有領主之中并不能算是杰出之輩,所幸他平日里做事還算嚴謹,而且在逢迎拍馬上頗有一套,所以青鋒域主倒是對他頗為看重。

  若是往日,歐陽旗一見到他必定是跪拜在地,態度諂媚得不行。但是今日,倒是顯露出了幾分不卑不亢的味道來。

  不過,他的少許疑惑很快被歐陽旗所說的內容掩蓋了過去。

  青鋒域主眼神一凜:“外域降臨?你確定?”

  “當時情形正是空間裂縫破開,然后此人突然降臨!”

  歐陽旗一五一十地稟報,話語間七分真三分假、滴水不漏,“我們將他擒下后,喝問過他的來歷。不過,這人也是嘴硬,絲毫不肯泄露。屬下不敢懈怠,立即帶來叫域主發落。”

  “帶上來!”

  青鋒域主神情顯露出了幾分興趣——

  當初他們數大域主聯手破開屏障,得以強行降臨神殞山。因為行事較為急切,也是留下了一些后遺癥。

  其中之一,就是多出了一些隱晦的裂縫通道!

  若是有心人小心地潛行,也能通過那些裂縫,同樣進入神殞山。

  不過,那樣做的話需要耗費的代價同樣不小,而且進入的人修為不可能高過他們。

  青鋒域主真正感興趣的是,能夠這樣去做的人身家必定不菲!起碼身上帶著的域晶數目都會極為駭人!

  即使以他目前的境界,對域晶的需求也是頗多,所以他才如此迫切。

  “是。”

  黑袍男子歐陽旗應聲,然后下令。

  很快,在他的六名屬下“看押”下,楊烈被押了進來。

  “啊!”

  刀缺缺沒有沉得住氣,嬌軀忍不住一晃。

  旁邊乃姐刀盈盈雖然心性冷靜,也是不由得美目變色。

  雖然她們掩飾得快,但是這一反應無疑還是被青鋒域主看在眼中。他眸中頓時浮現出了一抹感興趣的神色,忽地喝問:“你是哪個域的出身?”

  楊烈見到刀盈盈姐妹雖然被囚禁,但是依舊是安然無恙,心中暗暗松了口氣。

  因此,他一時間倒也沒有急于行動,而是仔細打量起了青鋒域主。

  “大膽!域主面前,竟然膽敢無禮?”

  銀發老者大喝,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樣。

  “哪來的老狗。”

  楊烈頗為不屑地道。

  “該死的小兒!落入我魔刀域囚牢,還敢口出狂言?掌嘴!”

  銀發長老跳將起來,猛地就是一記巴掌扇向了楊烈。

  青鋒域主眸子微動,卻是沒有說話,似乎存心在等什么。

  “哼!你也配?”

  楊烈表現出來一副愣頭青的模樣,臉上盡是桀驁之色。眼看著銀發長老即將拍來,他身形一晃,電光火石間竟然擺脫了“看押”,重重的一拳轟了出去。

  “轟隆!”

  噗,銀發老者毫無阻擋之力地被擊中了胸口,一大口鮮血立即噴了出來。他駭然滿面:“你在耍詐!”

  他萬萬沒有想到楊烈可以擺脫控制,直接被這一拳打得飛了出去,險些連肉身也被震潰。

  “魔刀域?”

  楊烈顯得很沒有城府,狂然冷笑,“小爺想來便來,想走便走,能耐我何?”

  話落,他的身軀就是騰空而去,眼看著即將離開。

  “原來是一剎族人。”

  此時,青鋒域主淡淡地發話了,“你們竟然也有人降臨此界!若是你們的帝皇前來,倒是能夠在我面前平等說話。至于你——差得太遠。”

  倏然間,他周身的刀氣齊齊迸發,一瞬間猶如無數風刃炸開,無匹的力量席卷而動,將楊烈重重籠罩在內。

  “什么?”

  楊烈似是極為驚駭,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的實力是如此強悍,他連連閃躲,幾乎是用盡了體內的能量,才堪堪避開了追擊。

  饒是如此,他依舊是體內氣息不穩,能量沖突,宛然就要吐血的模樣!

  “看來倒是得了幾分一剎族的真傳,也能讓我多費幾分手腳。”

  青鋒域主微愕,倏然臉上浮現出了嘲弄之色,“可惜,僅僅是御圣境四重的修為,哪怕你就是再如何天賦絕頂,又能如何?”

  御圣境一重一天地!

  彼此差距足足有兩重之多,青鋒域主絕不怕楊烈可以翻騰出什么花樣,自認為將對方完美地掌控。

  “交待清楚你所有的來歷,否則——死!”

  雷霆般的刀氣陡然在青鋒域主周身浮現,它們一柄柄都是閃爍刺目的青光。哪怕就是沒有催動,也能令得人心神震顫,仿佛要被硬生生斬殺。

  “魔導雷法!”

  刀盈盈驀地失聲驚呼,“住手!”

  她再也沉不住氣了,因為她親眼見到過青鋒域主施展這一手段。當時在他面前的乃是一尊御圣境五重強者,結果,竟然是被一刀斬殺!

  雖然不清楚楊烈在修羅界第三層有過何種奇遇,但是想來也不可能突飛猛進得太過離譜。要說楊烈現在就擁有了抵擋青鋒域主的實力,她決計不相信。

  因此,她不得不阻止!

  <!---->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