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邪王輕輕愛:王妃帶球跑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孤山野趣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孤山野趣

  次日一早,顧灼華便和榮欽百里澈一起啟程前往曇歷山,直到了山腳下,顧灼華才知道這山竟是高聳入云,好在山勢并不險要,但這平日里人跡罕至的地方,還是讓人有些膽怯。

  顧灼華仰著頭看向山頂,不禁咽了咽口水。

  “你們兩個是怎么想的,一定要上這么高的山?”

  身旁的榮欽伸手點了顧灼華的額頭無奈一笑,低頭幫她整理了衣襟,心中卻是隱隱有些擔心,這山中毒物可是不認人的,顧灼華的身手不行,百里澈又是個沒有自保能力的,若真是只有三個人前去,實在是兇險。

  “不是上山頂,山腰的位置大概就可以。這里是離王城最近的一座高山,因為有毒物,常人并不敢來,雪狐應該會喜歡這樣安靜的地方。”

  此刻正是清晨,三人也是特意在客棧修整了一晚才過來,榮欽和顧灼華二人權當是來游玩,而百里澈則是悉心整理著各種瓶瓶罐罐,一旁懂些醫術的竹枝也跟著幫忙,身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背簍,里面裝著鋤頭鐵鏟等等工具,看樣子是準備趁著這一次機會采集些什么。

  百里澈剛剛起身,一個身影便已經從樹上飛身而下,正是前去探路的容庭,見他一身露水,便知道是走了不少山路。

  “侯爺,山中有些小路,屬下方才已經打探好,并未發現雪狐蹤跡,但卻在山腰處發現一個土穴,似是有什么動物住在里面。屬下并未驚擾,只是在一旁的樹上留了標記。”

  “不是那么容易找,帶路。”

  似乎在面對下人或是不太熟悉的惡人時,榮欽的話就會自動變少,這樣的情況倒是更讓顧灼華覺得奇怪。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才會讓榮欽這么一個霸道又神秘的侯爺喜歡上她的。

  山路崎嶇,但前頭又容庭榮端探路,后面有竹枝斷后,一行人走的也算是順利,只是還未到山腰,顧灼華的腿便開始沉重起來,掉到隊伍最后不說,就連竹枝拉著也快要起不了身。

  “這一次倒是很會照顧自己,喝點水休息一下吧。”

  就在顧灼華打算歪倒在石頭上好好休息的時候,榮欽卻是非常及時的坐在她身邊充當靠墊,單手遞過來的水囊更是顧灼華急需的。

  都怪她平日里好吃懶做,這會兒上個山都拖后腿,雖說平日里別人都說她體弱什么的,她自己也從未當回事,因為平日里她好得很,那也不疼哪也不癢的,實在是沒有必要處處被人區別對待。

  榮欽則是不同,他不會故意提起,但卻總是及時給予幫助。只這一點,便讓顧灼華覺得心中一暖。

  “謝啦,我不用坐太久的,一會兒就好。”

  百里澈自知榮欽會照顧顧灼華,因此也是有意躲避著兩人,借著采集草藥的借口走在前面,走走停停數次之后,總算是到了那土穴的位置。

  百里澈蹲下身在洞口處看了看,隨即搖了搖頭。

  “不對,只是普通狐貍,不是雪狐。雪狐體型較小,洞口不會這么大,我們先埋伏在周圍看看情況。”

  山林中隱蔽自是很容易的事,一行人各自蹲下身,而顧灼華則是舉著個樹杈子蹲在榮欽身邊,低聲問道。

  “你見過雪狐么?爬了這么久的山竟然還沒找到蹤跡,這得是多不好找的東西,要不然咱們先找找其他的?我背本草要略的時候,好像有一個什么草是養心的來著。”

  顧灼華自顧自的說著,榮欽的臉色卻是忽然一冷,按住顧灼華的手臂低聲開口。

  “別動。”

  此刻,顧灼華才感覺到,原本倚著的樹干似乎粗了一些,一個冰涼的東西正在她背上!

  榮欽緊盯著那手腕粗細的黑蛇,手中的匕首早已握緊,手起刀落間,那蛇便已經斷作兩截,正在榮欽起身之時,卻見一條白色小蛇爬上顧灼華的肩膀,做出護衛姿態朝著榮欽吐信子。

  而顧灼華感覺到耳邊的涼意更是嚇得叫出聲來,小白蛇則也是跟著一抖,回過頭看向顧灼華,重新盤回樹干上,只露出一個小腦袋看著她。

  “看樣子我們做了件好事,替這小東西殺了它的敵人。這蛇,似乎不打算傷你。”

  榮欽眼疾手快的拉過顧灼華將其護在懷中,兩人一蛇對峙著。

  百里澈聽到動靜趕過來時,便只看到這奇怪的景象,隨即給小白蛇吃了個什么東西,笑道。

  “這蛇像是才出蛋殼不久,通體雪白,正是蛇中之靈的銀錐,通人性,毒性微弱,有麻醉效用,自打百年前,便有人馴養,只是而今不常見。看樣子,它是和你有緣。嫣兒,你試試看指揮它做些什么。”

  一條蛇,指揮它有什么用?只要離她遠點就好了。

  心里這樣想著,顧灼華當即將伸出手臂指著遠處低聲喊道。

  “快走快走,回家去吧,別回來了。”

  那小白蛇似乎會錯了意,乖巧的爬到顧灼華所指著的地方,抬起頭看著她。

  顧灼華實在是害怕的緊,躲在榮欽身后不敢露頭,而榮欽則是將劍鞘斜搭在地上,小白蛇順著劍鞘蜿蜒而上,像是成了劍鞘的一部分。

  “它不肯走,就跟著吧,有我在,它也不會傷了嫣兒。”

  眼下還是找雪狐要緊,榮欽當機立斷帶著眾人換了位置繼續蹲守,一個時辰下來還是未曾發現雪狐蹤跡。

  幾人回到落腳的客棧時,已經是掌燈時分,顧灼華已經是累的趴在床上哼哼唧唧,榮欽則是和百里澈坐在桌邊看著背簍里的草藥發愁。

  “找不到雪狐,你可有其他辦法?”

  “定然是有的,但畢竟都是緩解一時的方子,只怕是瞞不過攝政王。”

  榮欽并不是真的擔心百里澈安危,只是他還有用而已。而百里澈說的云淡風輕,甚至并未抬眼,手里整理草藥的動作也未停下,而正在此刻,顧灼華卻忽然發生了一聲尖叫。

  “啊!小白要咬我!救命啊”

  榮欽和百里澈站到床邊后,才看到床邊的小白蛇正咬著一只老鼠,一臉無辜。

  ——內容來自

  邪王輕輕愛:王妃帶球跑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