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狂少 >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不堪一擊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不堪一擊

  在這個大雪紛飛無聲殺伐的夜里,北國那個神秘莫測的第七個家族終于出現了。

  這個隱藏在北國無數年,操控著北國一舉一動,并且能夠將北國六大家族玩弄于鼓掌之間的神秘力量在今天這個血殺的夜里終于露出了他們猙獰的爪牙來。

  一直以來北國的格局都是相對穩定的,尤其相比較江南八大家族來北國這六個家族更顯強大,而且也更顯團結。只是沒有人知道這股子強大和團結的背后居然一直有一只黑手在操縱著,掌握著這冰天雪地中的一切。

  說來北國這所謂的六大家族比起江南的八大家族來到是過得凄慘得多了,在北國這盤棋局當中他們非但沒有任何的主導權,而且一直以來都是生活在被藥物控制的恐懼當中。雖然他們的實力非常強,但他們的日子卻并沒有江南那些門閥世家過得舒心和快活。

  畢竟日日生活在死亡的恐懼和痛苦折磨的邊緣之上,想來無論是誰也瀟灑不起來的吧。

  現如今的張昊到是有些能夠理解燕南歸和蕭鴻飛的決絕了,畢竟終究是一個死字,還不如死得轟轟烈烈一些,至于他們死了之后這個北國,這個蕭家和燕家到底會變成何種模樣,那也已經不是他們應該考慮的事情了。

  而此時此刻,站在張昊身后的沈君豪等人心中卻是情緒萬般糾結。

  此間的沈君豪等人雖說并不想放棄六大家族在北國的特權,但他們也不希望張昊會就此戰敗。

  因為張昊此刻一旦戰敗,那緊接著的就是他們自己了,畢竟眼前這位白衣使者可不是張昊,尤其是自己等人已經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做了很多不該做的事,在這種情況下張昊一旦戰敗或者撤離,那等待著他們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亡。

  不過相比較沈君豪等人,金婉兒對于張昊到是有著極其強大的信心。

  畢竟藍劍殺神的名頭不是白叫的,而且張昊之前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就算勝不了白衣使者但至少也不至于到不堪一擊的程度。

  不過金婉兒此刻到是想錯了,她還是太低估張昊的可怕了。

  如今那白衣中年人的一拳確實是山呼海嘯,威力巨大,似乎這恐怖的一拳都能夠將整個蕭家莊園再次夷為平地。

  而面對這樣恐怖的一拳此刻的張昊卻是穩穩當當的站在這風暴的中心,似乎是等著對方來打一般。

  當那白衣中年人的拳頭靠近張昊的同時,張昊這才抬手,同樣是一拳轟擊了出去。

  白衣中年人的一拳那還是有規律可尋的,畢竟他修煉的拳法一類的外家功法。但張昊這一拳則是完全沒有任何的套路,因為這一拳張昊是僅憑著自己的肉身結結實實的轟擊出去的,沒有夾雜任何的功法在其中。

  “跟老夫拼拳勁,小鬼,你這是自己在找死?”

  看著張昊揮動的拳頭,那白衣中年人似乎已經看到了勝利的希望了,畢竟在拳術這一塊他對于自己還是十分有信心的。

  不過就在這兩人的拳頭轟擊在一起的時候,恐怖的事情卻忽然發生了。

  那白衣中年人臉上的興奮表情忽然消失了,先是驚恐,然后又變成了不可置信:“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緊接著在巨大的爆破聲之后,蕭家莊園四周僅剩的院墻開始坍塌下來,就連蕭家莊園的地面都開始不住的往下塌陷了起來,由此可以看出這兩人之間的交手威力是如何的巨大。

  緊張,糾結,莫名的慌亂,此刻一切情緒都在張昊背后的金婉兒的心中匯聚起來。

  此刻的金婉兒是不住的捏著雙手,那雙眸子直勾勾的望向張昊的方向,心中則是不斷的祈禱著,希望張昊不要有事才好。

  一陣彌漫的煙塵過后,沈君豪、金婉兒等人這才再次看清楚眼下的局勢。

  只不過他們眼前的一切卻讓他們感覺到一種虛無縹緲的不真實,因為此刻的張昊和那白衣中年人早已經分開了,兩人的身形相距十多米遠。但他們卻能夠清晰的看到那白衣中年人的臉色已經相當難看了起來,那是一種沒有人色的慘白。

  而且金婉兒也已經注意到了,那中年人的雙手此刻正在不住的顫抖著,他蒙面之下的嘴角處還流淌著一絲鮮血。

  一招,只不過就是一招的威力而已,居然就讓六大家族敬若神明的白衣使者受傷了,張昊的恐怖根本就不是在場的這些個凡夫俗子可以想象的。

  瞇著眼睛,片刻之后張昊的笑聲再次響起,只是此刻這笑聲之中卻夾雜著難以言說的嘲弄和不屑:“呵呵,你這拳術到是不錯,只可惜啊力道差了一些。”

  張昊此言一出,那白衣中年人居然下意識的朝后退了兩步。

  看著對方謹慎的模樣,張昊冷笑不跌,繼續道:“閣下剛剛不是還豪言壯語的要讓我見識見識什么叫做強者嗎,怎么,不過一招就退縮了嗎?呵呵,小爺還當你是個什么英雄人物呢,不過就是個剛入天元的菜鳥而已。”

  “來來來,再和小爺我過幾招!”

  在這個世界上敢稱呼天元初期境界的強者為菜鳥的人并不多見,而張昊就是其中之一。

  經過了剛剛的一拳對轟之后,那白衣中年人整個人的氣勢都開始蔫了下來。本來在這白衣中年人看來就張昊這么個十七八歲的毛頭小子能有什么修為,所謂的藍劍殺神也不過就是自吹自擂而已。

  但當他真個和張昊交過手了之后才發現,眼前這個少年人的強大已經超過了自己的想象,他的境界至少已經在天元三重天向上了。

  “該死,一個小孩子而已,就算,就算他打娘胎里面就開始修煉也不可能有這么強大的修為的,這,這絕對不可能……”

  心中不住的嘀咕著,此刻這白衣中年人的不甘和憤怒似乎已經超乎了對于張昊本身的恐懼。

  不過此時此刻就算他再不甘,再憤怒那也不敢輕易的朝著張昊出第二招了,因為他心中清楚只要自己敢再次動手,那眼前這個少年人就敢一招擊殺了自己,而自己現如今的實力在他面前的確有些不夠看。

  打又不能打,嚇又嚇不住,在如此進退兩難的局勢之下那白衣中年人只能選擇逃,畢竟逃出去就能有一絲生機。

  如果這個時候這白衣中年人面對的是狼牙,亦或者是柳明傳的話,他自然是有逃生的空間,只可惜此時此地他面對的是藍劍的第一號人物,殺神張昊。

  對于張昊來說,眼前這個家伙可是重要的情報源泉,想要更多的了解隱藏在北國的那只幕后黑手的話,抓住眼前這人絕對是重中之重。

  所以無論如何張昊也不可能將他放走的。

  而就在這一陣對峙和沉默之后,張昊選擇了主動出擊。

  ——內容來自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