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獵妖高校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老熟人

第一百五十三章 老熟人

  這頭黑山羊鄭清很熟悉,正是宥罪獵隊經理人,第一大學年紀最小的入學者,現就讀阿爾法學院的林果豢養的那頭黑山羊。

  平日里,偶爾也會看見林果騎著這頭黑山羊在步行街上晃悠。

  但是黑山羊說話還是第一次聽到。不過看那頭山羊說話時的表情與神態,并不像真的會說話,而是林果通過某種魔法達到的效果。

  鄭清的目光掠過羊頭向后看去,并沒有看到林果的身影。

  就在他疑惑的時候,那頭黑山羊重新開口,咩咩了兩聲后,嘴巴里再次傳出林果焦急的喊叫聲:“快拉閘門關店!阿爾法堡的糾察隊沖你們過去了!!快關門!”

  鄭清狐疑的瞅著那頭黑山羊,然后轉頭看了辛胖子一眼,試探著問道:“他不是在逗我們吧……平日里也沒見他這么惡趣味吶。”

  因為今天是四月一日,從早到晚,鄭清已經不止一次被人整蠱了。所以遇到這種異常后他的第一反應便是林果在逗他玩兒。

  與他相同,一起呆在店里的辛胖子以及張季信也對黑山羊傳信持保留意見。

  “或許是真的吧。”辛胖子一手抓著羽毛筆,一手按在羊皮紙上,抬著腦袋看向卡在門口進退兩難的黑山羊,吧唧了一下嘴巴:“也有可能是假的。”

  “廢話。”張季信低聲咒罵了一句,把懷里的肥貓放下,起身向門口走去:“不管真的假的,這頭羊把我們的門撞壞了……還卡在了門口。你們就這么做生意嗎?”

  鄭清如夢初醒,大叫一聲,跳起身,同樣向門口跑去。

  剛剛離開張季信懷抱的肥貓被男巫的叫聲嚇了一跳,尾巴驟然豎起,身子高高拱起,嘴里發出威嚇的呼呼聲。

  黑山羊也被鄭清的動作嚇了一跳,腦袋下意識的向后仰了仰。

  這讓它被卡的愈發結實了一些。

  在鄭清與張季信幫著黑羊脫困的時候,黑羊嘴巴里仍舊時不時冒出幾遍剛剛說過的那些話,仿佛一臺復讀機似的。讓幾位男巫愈發覺得這是個蹩腳的整蠱游戲。

  最主要的,阿爾法堡的糾察隊完全沒有理由到這家小店里來找茬啊?鄭清自問自家小店合法經營,照章納稅,也沒有做什么非法勾當。就算九有與阿爾法最近關系有點緊張,卻也不至于到了這種地步吧。

  所有這一切猜測與揣度,在鄭清幫黑山羊脫困,將它牽到路上的時候告一段落。

  因為距離D&K不遠處,幾位穿著白袍子、戴著糾察隊標志的阿爾法學生,正在拐彎處詢問著什么。聽到山羊噠噠的蹄聲后,一位白袍子回過頭,恰好看見站在店門口的鄭清,臉上頓時露出大喜過望的表情,喊了一聲:“他在那里!!”

  其他幾位白袍子聞言紛紛回頭,看見鄭清后,吶喊一聲,風也似的狂奔過來。

  鄭清還沒回過神,一道白色的身影便‘唰’的一下遁到了他的面前。

  “鄭清?”白袍子用鼻孔看著面前的男巫,雖然用反問的語調,但語氣卻非常肯定。

  鄭清歪著腦袋,看著面前那張熟悉的、蒼白的面孔,扯了扯嘴角:“這不是明知故問么……怎么,又想來打架?”

  說話間,他的手指已經探進腰間的灰布袋里,大有一言不合就掏槍打人的模樣。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已經許久沒有見過面的阿瑟·內斯。自從上學期開學初,鄭清等人與阿瑟打了一場群架之后,這位內斯先生便沉寂了許久,聽說被血友會雪藏了起來。

  卻不知他什么時候又勾搭上了阿爾法學院的糾察隊,看樣子職位還不低,很有幾名手下的樣子。結合之前黑山羊的傳音,鄭清心底微微一沉,知道對方來者不善。

  聽到店外紛亂的聲音后,原本已經收手回去的張季信重新回轉出門。一同出來的還有辛胖子、會計狐五漢克、以及一直呆在小店后面倉庫里做筆記的蕭大博士。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張季信一看見阿瑟·內斯后,二話不說,立刻戴上了他的拳套,同時大著嗓門嚷嚷起來:“這是要公報私仇,尋釁滋事嗎?”

  伴隨著他的嚷嚷聲,步行街第九十七號左右店鋪的窗戶紛紛打開,探出一個有一個湊熱鬧的腦袋。稀稀拉拉的路人們也紛紛駐足,對面前這場紅袍子與白袍子的沖突大感興趣。

  就連斜對面流浪酒吧的主人,那位灰袍老巫師,也搬了個小杌子,蹲坐在店門口,做出一副看戲的模樣。

  面對亂哄哄的場面,阿瑟·內斯頗為鎮定的轉過頭,對他身邊一個拿著記事板的女巫慢條斯理的說道:

  “鄭清同學威脅糾察隊成員‘打架’,扣十分;張季信同學也做出了威脅動作,按尋釁滋事,扣分。還有……”

  說著,他轉頭看了看店門口。

  叮叮金融與殺蟲公司的成員紛紛對他怒目而視,不再開口。阿瑟·內斯略顯失望的輕嘆一口氣,目光瞄到店鋪破損的店門,補充道:“以及,店鋪破損未及時修復,影響貝塔鎮形象,不符合阿爾法堡關于‘貝塔鎮管理條例’的相關意見,也扣十分吧。嗯,就扣在店主頭上……你們這個店,店主是誰?”

  最后一句話,他是對站在幾步開外的鄭清說的。

  鄭清咬著牙,擠出一絲冷笑:“哼,明知故問么……我就是店主。”

  “哦,”阿瑟·內斯裝模作樣的露出一絲了悟的樣子,然后揮揮手,示意女巫記下來:“既然如此,那十分就扣在鄭清同學頭上吧……想來他一位九有學院的公費生、梅林勛章獲得者、大阿卡納‘世界’頭銜的擁有者,應該不介意這么一點點分數的吧。”

  他每說出一個鄭清的頭銜,都特意停頓一下,同時用恰到好處的詢問眼神看看鄭清。

  十分欠揍。

  鄭清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吁了出口。

  然后再深吸,再吐氣。

  反復幾次之后,他終于封印了內心深處的怒氣,咬著牙,譏諷道:“怎么,內斯同學今天來到小店,就是為了檢查店門是不是完好無損嗎?”

  :。: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