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南宋風煙路 > 第1642章 風前之燈,川上之月(4)

第1642章 風前之燈,川上之月(4)

  須臾,徐轅才發現自己刻舟求劍、杞人憂天,柳聞因早不是沒武功的幼女,危難來襲難道不會自救?英姿颯爽如她,手轉槍來,端的和楊妙真是不相上下的女中槍神!寒星槍一個大劈,力道沉猛,勢如掀萬里塵沙,縱使狀若瘋虎的楚風月也不得不側身閃避,不過,回敬柳聞因的下一招儼然已在她掌中聚起。

  徐轅一顆心大起大落,一邊費力地攔擋史潑立等人、這群家伙可比絕頂高手們難打多了……一邊正待吩咐聞因對受過傷的風月手下留情,卻看聞因好像被另一個人的槍截走了,誰,此刻會攔聞因,是敵還是友?徐轅正自詫異,還未分辨清楚,擦身而過一道紫色身影奪目,正是不再有對手攔路的楚風月,她剛才明明沖柳聞因吼死丫頭,怎么柳聞因只是離開了徐轅的近身、專心去運槍了、她就不想殺了嗎?還是說她看到了徐轅現在在保護她而高興忘形……

  女人心,海底針,猜不透,下一刻她氣勢洶洶沖到徐轅的身前來、蓄積好了的招式全都釋放出掌、對嚷嚷著要殺了她的史潑立之流猛扇耳光,不知何時敵意竟已完全轉移到了他們身上:“不要臉的賤人,我也是你能殺得!?”

  “女魔頭,做,做,做什么!”縱然楚風月被繳了械,戰力快到強弩之末,史潑立臉上也瞬然數道紅杠,連退數步舌頭打結氣焰驟降。

  “昔年為救你這賤人,我楚風月狠心砍殘了自己麾下,誰想今日竟被你恩將仇報,卑鄙無恥,遠不如江星衍知恩圖報!”她終究是強行沖破的穴道,沒說幾句就氣喘吁吁搖搖欲倒。

  “休提江星衍那敗類!!”史潑立惱羞成怒罵罵咧咧,好像還想伺機反擊,卻又不敢,只是想想而已。

  這情形,像極了兩年前的月觀峰上,只是少了一個柳大哥……不得不教徐轅神游。

  原還在押解其余俘虜的楊宋賢見勢不妙,匆忙追上前來將楚風月穴道全封:“楚風月奸詐歹毒,光靠封穴道不夠。天驕,她算計您,您來給她綁縛。”宋賢再怎樣心機不深,也終于看出楚風月的言行舉止或有心或無意地對徐轅和楊鞍不利,所以他當然幫徐轅一把……心中嗟嘆,天驕跟我一樣,跟凡人一樣,常常栽在情之一字。

  徐轅聽到“江星衍”猛然回魂,方知自己失常失態,省悟之際不禁一身冷汗:徐轅,你怎能忘了公事,明知道她算計你你還中招?!總算沒再失神,狠下心來親手捆緊楚風月,整個過程中都不再看她。

  楊宋賢本已將楚風月交給徐轅、放心轉身、心道這般生擒總算兩全其美,忽然一拍腦袋:啞穴還沒封!驀地又轉回來,再點!不料出手略重,直接令本就脫力的她昏死過去。

  楊徐二人面面相覷,只用眼神交流了一句:“天驕對不住。”“沒關系她死不了。”

  

  搞定楚風月,徐轅楊宋賢一起回身,驚異地發現柳聞因已同另一個男子斗了十回合開外,兩個人你追我打、攔鉤扎挑、緊咬不放,但紅襖寨寨眾雖視線盡被吸引,卻無一人拆架或插手,反而時不時地為他倆叫一聲好。那是因為,勢均力敵的他倆給他們呈現出一場精彩的戰友切磋——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蜀道之難對齊魯青山,然而,那人卻是……

  “聞因,槍法更上層樓!”“李全,原是深藏不露。”那人,竟是李全……

  對于聞因來說,有什么意外?山東之戰被盟主并列的“十三翼”十三人,百里飄云是,柳聞因是,江星衍是,杜華是,彭義斌是,楊妙真是……李全,也是!拋開戰場和名利場上的事不談,武場上的李全,柳聞因覺得是自己值得較量的一個對手。

  而對于徐轅來說,當然意外,適才李全一直都沒吭聲、乖乖接受自己的打壓,甚至連“借助江星衍降金之事對林阡反咬一口”都沒做就直接服軟,徐轅曾以為他是被自己一時嚇懵,可轉念又想,不應該,李全若是真兇,怎會毫無膽魄?徐轅心忖,李全必然只是示弱,等著在哪里出手翻盤。

  等在哪里,就在這里,李全原是在等一個類似于楚風月現身的契機嗎!楚風月現身之前,楊鞍和林阡的五大疏遠幾乎被徐轅一力消除,紅襖寨和宋盟的關系也即將撥云見日,可就是楚風月暴露、逃跑、受傷、被俘、掙脫后,楊鞍在每個環節都因她而把對徐轅的信任度降低了些許,直至最終觸底。徐轅站不住腳,林阡毛將焉附。

  非此即彼,此消彼長,適合李全的時機到了。

  

  李全從徐轅入寨的第一時間開始,便隱忍不發、厚積薄發,到這一刻終于決心搶眼、搶先機、搶輿論制高點。養精蓄銳,以逸待勞,自是勝券在握——

  他早就知道,金軍一定會卯足了勁來拆徐轅和楊鞍,徐、楊的會談不可能順利進行到末尾,那么他李全為何要浪費精力給自己爭辯?隔岸觀火地坐等金軍使出渾身解數來瓦解紅襖寨不就是了,急什么。果然,當徐轅恩威并用地與楊鞍行了近百里路,第九十九里,楚風月鋌而走險親身插入和破壞!這樣的膽量和決心,別說徐、楊料不到,李全也嘆惋,楚風月不愧十二元神,整個山東金軍她會有最多的擁躉原來如此。

  好了,紅襖寨和宋盟的關系一下子就落到了要死不死的懸崖邊了,勉強被扶在帳邊關注的楊鞍還在顧念舊情猶豫不決,那就讓我李全來加一點力氣吧。

  但李全加力氣的方式,為什么會是救楚風月?不怕徐轅指責他與楚風月串謀嗎?

  不怕。一目了然這里最不想楚風月死的是誰,包括楊宋賢在內要保住楚風月命的大有人在,全都是因為尊敬和信任徐轅,徐轅不可能這么沒皮沒臉地對他倒打一耙。同時,他也可向所有人都反證,自己不避嫌是因為身正不怕影子斜,他若是極力想殺死楚風月才是對同黨滅口。

  總而言之,這一刻,他只要對為什么救楚風月給出一個合理解釋就會對徐轅占上風,因為楊鞍的預設立場已經在他!關鍵只看,他要占到怎樣的上風。

  “李全,怎么攔著聞因殺這女魔頭啊?”劉全好奇不已,果然如他所料,立刻代楊鞍上前來問。

  李全繼續和柳聞因切磋的同時,舉起另一只手里剛收到的情報,出手:“正待告訴鞍哥,出帳后便收到孫、李二位當家的急報,原是濟南府出了事……”

  :。: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彩宝